<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89章 以二对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两军对峙,剑拔弩张,可不远处的两人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当着众人的面闲聊起来,虽听不太清说了什么,不过看样子并没有丝毫杀气。

    “你话太多了,难不成是以为这样就能留你性命?”眼看刘顺越说越起劲,严睿冷冷的说到,同时拽了拽缰绳调转马头:“谋反乃是十恶之首,罪无可恕。”

    眼看对方要走,刘顺连忙说到:“将军误会了,我没有打算活着离开,玄冥手段雷霆,我知道今日是难逃一死。”

    说罢,刘顺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道:“而我只是想在死前多说两句罢了。”

    听了刘顺的话,正欲离开的严睿迟疑了一下,随即又转过马身,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汉子。

    “废话不多说了,我今日可以死,但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见对方停步,刘顺弯了弯腰算是行了一礼说到。

    “说。”

    “我身后站着的都是大梁百姓,是我没用,没办法保护好他们,我死之后能不能放他们条生路?”

    听了这话,严睿挑了挑眉有些诧异,而刘顺似乎看穿了似的说到:“我知道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任何原因都不能成为谋反的理由,但这些百姓也只是为了一口饱饭,请将军三思。”

    其实严睿一开始就没打算真杀了这群义军,如今刘顺这么一说也就顺水推舟,只是语气依旧冷淡:“如果之后他们不再叛乱,我可以给他们条生路。”

    “多谢将军。”刘顺抱拳诚恳的说到,心里也是长舒了口气。

    “既然如此,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没了后顾之忧,刘顺明显从容了不少。

    “你的要求是不是太多了?”

    “嘿嘿……”刘顺笑了笑有些尴尬,但还是说了下去:“在军中一直听闻玄冥乃是大梁精锐中的精锐,难得一见,今日正好有机会能不能和将军比试一番?也算了了我武人的心愿?”

    刘顺知道玄冥的能力绝非是吹嘘出来的,但终究没有见过,今日遇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自是不想白白错过,而严睿稍作考虑便点头应下,也是想如果能擒住刘顺,局势势必要容易控制许多。

    刘顺见状心中大喜,随即转过身去朝费纪说到:“今日我恐怕是要交代在这,但也为这群百姓争得一线生机,待今日事后你也不必再行起义之举……”

    刘顺话没说完费纪却是大惊,连忙说到:“将军为何这么说?我们还有几千人与此,硬要突围官兵哪里能挡的住?”

    “眼下广汉、梓潼、巴西三郡官兵以至,突围无疑是徒添伤亡,何必为之?”

    “但凡成事者如何没有牺牲?这道理将军应该比我清楚!”

    “可如果你有什么闪失我如何向你家里人交代?”

    费纪作为刘顺的侍卫已近十年,哪怕刘顺失势也不离不弃,关系可以说情同手足,就连两家亲眷也互有来往。

    “将军这是在笑话我?我费纪何时怕过死?”费纪眉头一皱赶忙说到,作为侍卫,他早已有了为刘顺拼上性命的觉悟。

    “那你身后这群百姓的家人呢?”刘顺目光越过费纪的肩头,看着身后这群百姓说到:

    “起义之前我向他们保证的是过上好日子,可如今连一口饱饭都没吃到就要死在这里,我该如何面对他们的信任?又如何向他们家中的老**代?”

    “可如今皇帝昏庸,又有奸相当道,在这样的大梁生活哪里又有希望?”

    “希望?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什么也没有了……”说到这刘顺轻轻笑了笑,不等费纪开口立即又道:“好了,我意已决,而且有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既然如此,今日如果将军殒命与此,我费纪也绝不苟活!”费纪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决,已然有了赴死的打算。

    刘顺了解费纪的性子,知道这些话劝不动他,只得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到:“哎,你可知对面那人是谁?”

    “谁?”费纪有些疑惑,但也清楚刘顺今日态度急转,定是和眼前这人有关。

    “玄冥。”

    “什么!?玄冥!?”

    费纪对玄冥的了解远不及刘顺,只是听过其提起罢了,但这二字的出现依然如同判了死刑一般另人绝望。

    不等费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刘顺继续说到:“玄冥既至,我基本已无活路,哪怕侥幸逃脱也不过是早死晚死罢了,倒不如保下他们让我当回英雄。”

    刘顺说着用手朝着身侧指了指,那群义军虽听不清刘顺、费纪二人究竟在说些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将军!我们既然跟了你便不怕死,有什么事你吩咐便是,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

    义军中不知谁高喊了一句,大家的情绪也一下被调动起来,全都死死转攥着手中的兵刃,似乎打算拼死一搏,哪怕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别的办法了?”看着众人,费纪反倒冷静了下来,但脑中仍在飞速盘算着应对之法。

    “没有。”

    这回没等刘顺回答,一旁的严睿率先说到,只见其卸下身后的包袱,从中取出一枪一柄,接在一起赫然是一把银枪。

    打量着眼前这人,费纪眉头紧皱,正在犯愁却突然心生一计:如果能生擒此人,或许……

    虽是如此,但费纪又畏惧玄冥的能耐,思前想后却是朝严睿说到:“玄冥十三骑皆有踔绝之能,百战不殆,我家将军自不是对手,所以……不知能否厚颜算我一个,这样将军也不算持强凌弱。”

    “费纪……你!”

    刘顺一听这话大惊,众目睽睽之下以二敌一绝对算的上“厚颜”,赢了也只会叫人鄙夷,可眼下却又是生死关头,费纪已然管不了这些。

    “可以。”

    刘顺还没回过神()来,严睿的回答更是让其诧异,而费纪听闻心中一阵窃喜,这样一来胜算的确能高上许多。

    “那如果我们二人……侥幸赢了将军,能否放我们离开?”

    “呵?”严睿冷笑一声,随即又点了点头,只是眼中的寒意更胜,不知是不耻他们的做法,还是在告诉二人你们不可能赢。

    “既然如此,就请将军赐教!”费纪说完冲刘顺使了个眼色,示意其速战速决,如果等玄冥其他人反应过来,怕是再无生路。

    眼见费纪率先冲自己而来,严睿左手勒缰控马,右手攥紧银枪,待离的近了轻抬右臂,单手接了费纪一刀。

    “当!”

    二人兵器相交发出一声巨响,震的旁人阵阵耳鸣,而费纪由于惯性乘马向前冲出数丈才停下脚步,待回过头来见对方竟然毫发无损,心中暗暗吃惊。

    自己手中长刀重达十数斤,方才一击借着马匹的冲力可是又快又狠,却没曾想竟被对方单手接下,看来局势可没想象的那般顺利。

    “力气还挺大……”

    而严睿这边稳了稳坐骑,也是小声嘀咕了一句,方才交手自己虽没受伤,但也被震的虎口微麻,若不是虎啸功本就以力量见长,怕是要被直接掀下马背。

    一击不中,费纪稍作迟疑也是拍马再战,随着二人近身游斗,不远处的刘顺看着也是啧啧称奇(),自己虽不擅用枪,但久经沙场自是见过用枪高手,可再看那玄冥手中的银枪闪烁,招式灵动,扎、刺、打、挑……使得行云流水,不免暗赞一声。

    费纪虽是侍卫但刀法不赖,于战场冲锋陷阵自是一把好手,可由于内功不济,与严睿交手很快便落入下风,眼看自己一路刀法已堪堪使完,对方却依旧游刃有余,心中也渐渐急躁起来。

    百鸟朝凤和虎啸功都是江湖绝技,严睿修习已久虽不能说登峰造极,但也已有小成,费纪自然不是对手,眼瞧对方招式已尽,随即卖了个破绽提枪回身,让费纪误以为自己使了坏招抬刀斩来。

    见对方上钩,严睿单手攥住枪柄,接着身形一扭回身出枪,直刺费纪咽喉,这一招“回马枪”快如闪电,惊得费纪猛地吸了口凉气,想要变招去接,可哪里又来得及?

    只觉一点寒芒,甚至张开的嘴都没来得及合上,对方手中的银枪已距自己喉咙不过三寸,震惊之余正欲避让,面门却是一阵疾风刮过,紧接着便是“当”的一声脆响,再睁开眼时却是刘顺出刀提自己解了围。

    “将军……”

    “行了,你我二人一同出手,攻其左右!”不等费纪说完,刘顺表情严肃,微微掉转马头冲着严睿便是一刀劈去。

    原来刘顺见费纪要败,回身先稳住身后的义军,告知他们无论如何不得动手才策马而来,虽说好像慢了一些,但好歹为费纪解了围。

    费纪见状只得拍马而去,但心里却是凉了半截,方才那一枪自己别说抵挡,连看都没能看清,若不是对方似乎有些迟疑,怕是自己在刘顺赶来之前就已经死在这里。

    顶着压力,二人同时出刀,而严睿却是不慌不忙,手中枪尖连闪,或攻或守处之泰然,刘顺臂力虽不及费纪,但刀术却是精湛不少,劈砍架突使得也是挥洒自如。

    再斗一阵,费纪出刀明显慢了几分,显然是体力下降所致,而另一边的严睿却是愈战愈勇,连大气都没喘上一口,也让费、刘二人有些惊奇(),纵使长年征伐见多识广,也看不破其中奥妙,若不是双方为敌,定要好好请教一番。

    眼瞧费纪力竭,严睿枪尖横扫,待逼退二人枪身一旋,紧接着发力直戳,费纪本能的横刀去迎,可刚做接触却只觉一股巨力传来,随即闷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去,重重摔在地上。

    刘顺见状心中大惊,待看清对方却是用枪柄为之,心中也是松了口气,一来对方没伤了费纪,确是守了之前的约定;二来费纪已败,自己也算能堂堂正正的与玄冥交手。

    而严睿心中清楚,今日这二人若全部死在这里,没了主心骨其余党或一哄而散,或拼死反击,不论哪种情况都只会让局势变得混乱,徒添麻烦,也才会手下留情。

    “多谢将军。”刘顺抱拳诚恳的说到,算是替费纪谢过,但很快又话锋一转:“眼下就你我二人,可算是能好好较量一番!”

    说是“较量”,但刘顺心中清楚自己远不是严睿对手,费纪刀术虽不及自己,但胜在臂力过人,二人切磋多次也是各有胜负,可如今盏茶未到费纪就被击飞下马,在看其面不改色,难免心中嘀咕。

    严睿听罢也没迟疑,轻夹马腹,拨转马头就冲刘顺发难,而另一边刘顺见状强作镇定,立于原地待对方接近猛地挥动长刀,朝着严睿砍去。-

    这一刀势道劲急,换做他人势必会挺枪格挡,可严睿非但不防,反而顺势出枪直点刘顺面门,刘顺见状心中大惊,本打算先发制人,却没想到对方来这么一出,碍于彼此差距过大,刘顺只得转攻为守、改劈为撩,弹开了严睿的银枪。

    一击未中严睿收枪又刺,二人一攻一守眨眼间已是对了数招,表面上看刘顺刀法如风,面对严睿迅猛的攻势丝毫不落下风,可里面的凶险旁人哪里体会的到?

    仗着虎啸功愈战愈勇,严睿手中的银枪也是越刺越快,转观刘顺已是冷汗直冒、心生怯意,在这样下去说不定很快就败,只得双腿控马向一旁牵扯,打算先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再做打算。

    严睿见状倒也不急,待对方背朝自己地一瞬,身子倏地腾起一脚正中刘顺后背,将其踢翻下马在地上滚了数圈,才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

    这一脚严睿踢的极重,若不是刘顺身着甲胄,怕是连骨头都要断上几根,虽说如此一时也是头晕眼花,等回过神()来右手空空,才发现长刀早已甩落远处。

    没了兵器,本就处于下风的刘顺更不是对手,眼见对方又冲自己出招,只得人随枪退,连连闪躲,却是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

    之前在马上还稍有束缚,此时下马落地,百鸟朝凤的灵动、巧妙施展地淋漓尽致,眼瞧对方挺枪疾进,刘顺避无可避,只得双手合十,将枪头闭于双掌之间,可如此一来胸部以下完全暴露在严睿眼中,刚想后撤,腹部又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脚。

    这一脚让刘顺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将枪尖朝着自己的咽喉指来……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