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80章 抛弃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这是什么?”柳清河此时是又痛又惊,一时也忘了出手,只是愣愣的望着对手。

    “清河!退!”不远处的张秋云虽也不知这人是用了什么兵器,但心中清楚绝不简单,一时只能大声呼喊着让柳清河后退。

    柳清河此时不知是攻是守,听到张秋云的喊声只得迅速后撤,待拉开距离细细看去,这才发现张昭手中的飞刀末端,似乎隐隐有着一根丝线相连。

    柳清河心中纳闷,见张昭又冲自己而来不敢硬敌,只得继续闪躲,可张昭手中的飞刀虽说与丝线相接,失去了暗器远距离制敌的优势,但每次出手一来一回都会有两次攻击,而且第二段何时收回全凭自身对局势的判断,这就造成柳清河每次闪开正面而来的暗器,还要留意自己的身后。

    与其两头收制,柳清河索性跑到客栈前背靠墙壁挥剑抵挡,这样自己也就不必在为后背犯愁,可以全力应对正面而来的暗器。

    想要反击对手,那必定要熟悉对手的套路,从而抓到破绽。柳清河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只要自己能适应对手的兵器那便还有机会。

    可随着对方出手越来越快,三柄飞刀进退也越发凌厉,逼得柳清河只能往一处墙角躲去,这样一来虽然没有再闪避的余地,但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手的攻势,不过张昭倒也不急,只见其手腕一翻,第四柄飞到顺势而出。

    柳清河心里清楚这暗器绝对不会只有三柄,只得越发专注应对,但随着第五柄、第六柄飞到冲自己而来,纵使自己反应再快,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看来六柄飞到已是这小子极限,张昭也不再手软,随即一股内劲提起,出刀手法更加凶狠,很快柳清河身上就留下几道深深的口子。

    “唐门……”张秋云心里暗道,随即也是一阵疑惑,这唐门正是江湖中“五派十门”中的一门,虽说名气颇高,但门内弟子并不喜欢与别派有所来往,今日为何又会相助影阁?

    张秋云并不知道张昭是丞相府的人,还以为杜长生是联合了唐门来报复清河,此时也再理会那些谋不谋反的破事,反正杜长生今日必死,随即强运内劲想要起身,却还是动弹不得。

    中了失魂散的毒虽说不会致人而亡,但一旦中招除非能有解药,否则哪怕是天下第一也给在那躺着,此时越是运功越是会起到反作用,让张秋云是又急又恼。

    “咕——咕——”随着两声鸟叫声划破夜空,正欲继续出手的张昭随即愣住,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侯望,见其也是四下张望,随即明白这暗号不是他发出的。

    这鸟声看似平常,实则是丞相府执行任务时使用的,两声的意思便是“有人来了,速速撤退”,侯望此时也是眉头一皱,眼看柳清河就要抵挡不住,此时来这么一出也有些犯难,自己设在城门处的暗哨绝不会轻易发出讯号,此时的来者绝非常人,但想到这里距城门还有些距离,随即右手一横,示意张昭速战速决。

    张昭看到侯望的指示微微点头,手中飞到正欲继续掷出,却猛地听到了隐隐的马蹄声。

    “好快!”这是侯望和张昭的第一反应,哪怕是江湖中的好手,想从城门处赶到这里至少也要盏茶的时间,可这讯号刚刚发出对方就已将至,一个名字随即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此时的张昭也不顾不得朝柳清河出手,身子一跃迅速跳到侯望身侧低语道:“少爷,撤!”

    侯望看了眼身旁的张昭,心里也明白这种速度会是什么人,能不能杀掉柳清河其实并不重要,但杜长生对父亲还有大用,此时弃之岂不可惜?

    “少爷,来不及了!”张昭明白侯望心中所想,此时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能急切劝到:“少了一个杜长生还会有更多,今天要是被‘他们’缠住,恐怕会牵扯到老爷!”

    张昭这话侯望自然明白,脑中迅速权衡之后,叹了口气道:“杜门主,我侯望已尽力想助,奈何今日并非那小子死期,以后若是还有机会……”

    这话侯望说得极轻,压根就没打算让杜长生听到,可话没说完,侯望只觉眼前一道寒光袭来,正欲出手却被张昭挡下,二人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驾!”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却是一个手持长枪的少年一马当先,数十丈的距离眨眼便至,冲着一个还在和洛寒交手的黑衣人挺枪刺去,接着就是一声哀嚎,那黑衣人竟被生生刺穿,很快便没了气。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果决狠辣,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惊疑,而洛寒一瞧来人眉宇间虽说透着阵阵煞气,但还是有些眼熟,随即笑问道:“兄弟好身手,如何称呼?”

    那人斜了一眼洛寒并未答话,只是从马上跃下快步赶到柳清河身旁问道:“你怎么样?”

    柳清河之前中了张昭几刀,虽说并不致命但浑身都是伤口也显得触目惊心,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随即抬头望去,却是一个熟悉的面孔引入眼帘:“严睿?你这么来了?”

    来人正是严睿,玄冥众人接到风声杜长生已经返回建康,想着必定会向柳清河出手,随即快马加鞭的赶至,倒也来的正是时候。

    “接到消息便来了,你伤的如何,父亲呢?”严睿一改刚才的冷酷,声音温和急切的问到。

    “臭老头中了毒在客栈,你快去看……小心!”听到严睿提起父亲柳清河也是一惊,生怕有贼人潜入客栈中朝他们出手,可话没说完就见一个黑衣人已近摸到严睿身后,手中利刃抬手便刺。

    听到柳清河这话严睿眉头紧锁,但并不是在意身后的危险,而是听到父亲中毒十分担忧。

    而严睿也是刚刚站起身子,却又是一道寒光而来,紧接着一声闷响,那正欲偷袭严睿的黑衣人应声倒下,胸口心脏的位置不偏不倚的插着一枚羽箭。

    柳清河一阵疑惑,顺势望去却是十二个骑马的黑影一字排开,伴随着马匹“嘶嘶”的粗气声让人不寒而栗,若是有些见识的人此时必然知道,这十二人加上严睿便是大梁精锐中的精锐——玄冥。

    之前向侯望出手,以及射杀黑衣人皆是玄冥之一的秦风所为,他善用弓箭,自认为自己瞄准的“猎物”绝不可能逃脱,却没想到第一箭竟被挡下,心中难免也泛起了嘀咕。

    “看来之前那人不简单啊……”秦风喃喃说到,身侧的彭尧却是微微一笑接话到;“何止不简单?你看这群黑衣人的身形体态,以及所用的兵器哪点像是寻常江湖中人?”

    之前侯望头带斗笠,加上夜色已深,众人并没有看清跑掉的二人正是丞相之子和其亲信张昭,以为也是杜长生的人手并没过多在意,此时彭尧一番话引得玄冥众人细细望去,顿时也看出了端倪——这些黑衣人倒更像是官兵。

    不过这些人的身份并不值得彭尧在意,反正幕后黑手思来想去也没有第二人选,倒是此时正和一个女孩交手的中年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呵呵,杜门主,咱们又见面了。”彭尧皮笑肉不笑的说到,这让不远处的杜长生有些疑惑,待想起此人就是之前潜入杜门偷取密信的“官兵”后,顿时也是暗感不妙。

    这十三人的身份他之前已从侯望的口中得知,自然也了解了他们的能耐,此时现身明显是来向自己寻仇的。可杜长生眼下非但不惧,反而心中怒意更胜,自己今日就是想除掉柳清河为儿子报仇,可不光牵扯出了知行楼、红袖坊,眼下玄冥又跑来凑热闹,难道老天当真是想拦我?

    眼下自己和侯望的手下已然不多,只能依靠侯望的身份先去拖住玄冥众人,想到这杜长生连忙回头朝侯望之前的位置望去,可不看不知道,此时四下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混蛋!”杜长生见状破口大骂,侯望这厮竟然只顾自己,全然不顾我和他老子的约定逃之夭夭,自然怒不可遏。而剩余的几个府兵见玄冥都来了瞬间也没了战意,再加上自己的主子已经闪人,此时都在缓缓后退想要离开。

    其实若是杜长生想走,凭借他的身法在众多高手围困下说不定也真有几分机会,可他心意已定,今日就算是豁出自己的老命也定要杀了柳清河报仇,此时也不理会彭尧的话,身形一闪竟奔着柳清河而去。

    一旁的海棠哪能让其轻易过去?手中短剑连忙探出想要阻挡,可单凭她一人还奈何不得对方,只见杜长生右掌一挥拦下剑身,同时身子一侧又向前冲去。

    没了黑衣人纠缠的洛寒见状也是抬剑而上,他身手虽说略逊于海棠,可手中的龙吟并非凡物,纵使杜长生手套铁掌,一时也不敢硬接。

    这一攻一守倒是给了海棠从背后出手的机会,一时间三人游斗起来,让一旁的玄冥众人也是大感惊喜。

    “看到没有!影阁、红袖坊、知星楼三方同时出手,这阵势我还是第一次见!”玄冥之一的周乐声音有些颤抖,或许是过于兴奋,一时都没注意不远处的那人正是杜长生。

    “行了,这个时候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彭尧横了一眼周乐,随即扭头看向秦风说到:“朝那个白头发的放箭。”

    彭尧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冷酷,这也是回报之前他和严睿、杨武在杜门受到的“待遇”,秦风听了毫不废话,张弓搭箭瞧准处机会便是一箭射出。

    秦风的弓术的确了得,杜长生、洛寒、海棠三人此时本就斗得不可开交,可这一箭依旧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巧妙避开了洛寒和海棠,直奔杜长生的右臂而去。

    杜长生察觉到异样,身体一侧闪过了秦风的冷箭,正当玄冥众人疑惑没有射中时,鲜血却顺着其右臂缓缓流下。

    “杜门主,今日我也不打‘束手就擒’之类的官腔了。”见杜长生受伤,彭尧冷冷的说到:“希望你能多抗一会,别死那么快!”

    杨武千疮百孔的死状历历在目,彭尧恨不得能将其千刀万剐,此时一番话也是为了让杜长生明白,今日他必死无疑。

    眼看周围的黑衣人已四散而去,杜长生虽说心里慌乱,但依旧面不改色的说到:“哼!想要寻仇一个个来,老夫奉陪到底!但要等我先解决了那小子再说。”

    “哦?”彭尧顺着杜长生的方向望去,恰好看到了严睿身旁的柳清河,虽说不曾见过但也知道一二,此时正欲开口却听严睿说到:“你来试试!”

    严睿表情阴冷,想要在自己面前伤到清河简直痴心妄想,随即将手中铁枪的枪柄拆了下来,将长枪变成了短枪。

    贴身游斗严睿更善用短枪,这般做也是有了动手的打算,可没想到柳清河这时拍了拍其肩头笑道:“这是我和他二人的恩怨,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

    一听这话除了严睿,不远处的张秋云、海棠、洛寒都是吃了一惊,杜长生此时虽说双臂受伤,但反观柳清河也好不到哪去,让其二人单独交手岂不是自投罗网?

    “可你的伤……?”严睿并不清楚之前二人交手的结果,他相信柳清河不会胡来,眼下更担忧的是其身上的伤势。

    “放心,伤不碍事,你快去看看臭老头吧,这我能应付。”见柳清河自信的应到,严睿难免有些迟疑,不过一来父亲在客栈中状况如何自己的确不知,二来玄冥众人在场想必不会让柳清河出事,随即轻轻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客栈走去。

    显然那人并不知道情况,这种时候竟然置之不顾,海棠只得连忙劝到:“柳公子,你……”

    海棠话没说完,就见柳清河轻轻地摇了摇头,其眼神()坚定,望着不远处的杜长生信心满满,似乎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