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45章 破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其实张秋云知道只论剑招苏婧真不一定是柳清河对手,但也却想不到仅仅四十招就逼得苏婧运用内力,看来柳清河在招式上的压制要比自己所想更胜不少。

    但眼下苏婧已经催动了“玄冰无息功”,柳清河定然是无法招架,再是巧妙的剑招无法作用在对手身上,那又有何用?

    只是张秋云忽略了“清河剑法”的精妙,之后的二十招虽说苏婧仗着内力深厚扭转了之前的劣势,但在柳清河的“无极”下也并未占到便宜,二人仅仅是打成了个平手。

    “哦……?”张秋云挑了挑眉头,正觉得柳清河这小子有些能耐的时候,却见其身形一转,本是一手直刺却突然变成了反撩,之后又衔接一招张秋云非常熟悉的招式——正是他教给柳清河的“狼牙三式”。

    “狼牙三式”顾名思义是有三式,并非只有三招。三式之中招招都是杀招、招招都是进攻,凭借匕首的短小精悍刺敌要害,专破敌人防守。

    不过这三式也有弊端,如果一击不中那便会为对手留下较大的破绽,从而让自己陷入劣势。

    柳清河将这三式融于清河剑法之中,仗着“无极”的变化,一击不中竟能顺势又进一剑。虽说少了狼牙三式有进无退的凶猛,但也解决了破绽的问题。

    “这小子,真有他的……”张秋云喃喃说到,却见柳清河的剑招又是改变化为进攻,让苏婧只能连连后退。

    其实这个时候苏婧只要以剑运功,将“玄冰无息”的寒意发挥出来定能抵挡住柳清河的攻势,说不定还能转败为胜,但这样势必会让柳清河被自己的内劲所伤,所以一时也只能先向后退去,想想别的办法。

    柳清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苏婧正在放水,只是一时打的兴起,口中大喊:“师姐小心了!”紧接着又是一剑向苏婧刺去。

    苏婧见柳清河一剑向自己而来有些迟疑,主要是不知道他接下来又会有何变化?是依靠阴阳游身诀绕到自己身后?亦或是靠着无极的变化转为别的招式?还是使用他新创的几招对自己展开攻势?

    苏婧一时有些发愣,但也就在这瞬间被柳清河抓住机会,跳起来一剑向自己肩部刺来。

    “小心!”张秋云见状大声说到,苏婧随即被惊醒,抬头看着柳清河此时也有些慌乱的离自己越来越近,可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柳清河手快,瞬间变招将剑尖横移了几寸,才没有刺中苏婧。但身子由于惯性已经改变不了方向,和苏婧重重的摔在了一起。

    只听“砰”的一声,苏婧被柳清河重重的压在了身下,虽说是常年练武,也难免疼的一阵皱眉。

    “婧儿!”张秋云见状连忙跑了过来,一手将柳清河拎起,有些着急的看着苏婧问到。

    “我没事,就是楞了下神()……”苏婧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只是面颊有些微红。

    “好端端的怎么会愣神()了?难不成是在想如何破除这小子的剑招?”张秋云皱了皱眉问到,他当然不知道苏婧心中所想,却看苏婧点了点头,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喂,师傅,能不能先将我放下来。”此时还被张秋云拎在空中的柳清河说到,被人这么拿捏着毕竟不太好看。

    张秋云一听顺势将柳清河放下,看了看苏婧又看了看他,倒也没说什么。

    “师姐,是不是我的招式太厉害了,你想不到我下一招将会如何变化,才会如此?”柳清河嘿嘿的说到,其实细细算来,这也是他第一次“击败”苏婧。

    苏婧还没说话,却听一旁的张秋云不屑的说到:“若是婧儿全力以赴,你早就输一百次了,心里没点数吗?”

    柳清河正想反驳,却听一旁的苏婧说到:“那也不至于,不过你的剑法是不是又增加了新的招式?那几招确实有些棘手。”

    “哈,那是自然。”柳清河有些骄傲的说到:“那几招便是我清河剑法的第二式,相比于第一式的变化,这第二式着重于进攻,而且连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做‘破空’!”……

    ……

    刚刚做好晚饭,小月便回到了逸剑居,让柳清河觉得这丫头就是踩准饭点回来的。可当问起严睿的状况,让柳清河有些吃惊,他万万想不到严睿还能重回玄甲门。

    其实严睿并没有回玄甲门,而是去了玄甲营。不过在柳清河的认知中这两个地方就是一样的,都叫玄甲,差别只是“营”和“门”罢了,更别提什么玄冥。

    张秋云听到小月的话也有些惊讶,玄冥他自然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也略有耳闻。心中不禁的闪过一丝钦佩,看来柳貌然的确有个上进的儿子。

    “对了,小月。”柳清河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的说到:“今天我和师姐切磋,你猜怎么样?”

    “被打的屁滚尿流?”小月皱了皱眉说到,她并不会认为柳清河能打败苏婧。

    “嘁,少看不起人了。”柳清河不屑的说到:“今天我用了不少新的招式,就连师姐都没有防住,险些让她受伤。”

    “是吧,师姐?”柳清河朝一旁的苏婧看去,却发现她似乎在想着什么,并没有看自己。

    “师姐?”柳清河又喊了一声,让苏婧猛然反应过来,抬起头正好和柳清河四目相对,一时竟有些闪躲,只得将视线停留在小月身上。

    “你……你刚说什么?”苏婧装作镇定的说到,但却还是不敢直视柳清河。

    “我说我今天的招式如何?”柳清河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苏婧的表情,皱了皱眉说到:“师姐你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哦,没事。我也是想你之前的招式,确实不错,我也不是对手……”

    “看吧,我就说我今天打败了师姐吧,你还不信。”柳清河得意洋洋的看向小月说到,却让小月有些起疑。

    小月起疑的并非今日二人切磋谁胜谁败,而是苏婧的表情。师姐虽说平日就不太喜欢“正眼”看人,但也绝不会像今日这般扭捏。

    想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小月将目光向张秋云投去,却见其却闭着眼睛哼着小曲,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罢了,这些事等有机会再慢慢问师姐也不迟,现在还是要杀杀柳清河的威风。也不知为何,一看到他得意的样子小月就浑身不舒服。

    “我看师姐是对你放水的,你几斤几两大家还不清楚吗?”小月看着柳清河说到,似乎并没有打算口下留情。

    要是放在之前,柳清河定然是和小月互怼起来。不过今天他听了小月的话倒也不恼,而是有些自信的说到:“小月,你也不必激我,你若不信我们试着比划比划?”

    “哦?当真这么厉害?师傅?”看着少爷今日的反常,小月也信了半分,但还是朝张秋云问到。

    张秋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不知是不是在回答小月,只是过了片刻却突然睁开眼睛朝柳清河问到:“清河,你觉得你这清河剑法哪里还有问题?”

    “问题?”柳清河皱着眉说到,如果说之前确实是由于招式攻击不足,现在也算是得到了解决,之后若是再能努努力,想必还能多研究出几招来充实这第二式“破空”。

    但如果还问哪里有问题的话,柳清河倒是想出一处。之前和陈老大小弟们过招的时候,面对阿三的偷袭,自己一直没有对策,还中了他的暗器。

    如果自己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些问题,那清河剑法还能大进一步。想到这,柳清河随即将心中的问题朝张秋云说了出来

    “唔……,阴阳游身诀也不行吗?”张秋云听了这话也觉得有些棘手,如果柳清河懂得内功,这些问题自然就能解决,只要将内劲灌入双脚,施展出轻功的时候便能更远更快。

    “不行,只要有人挡住了去路我便没有办法快速接近目标。”柳清河有些苦恼的说到。阴阳游身诀讲求对单一目标持续压制,但若是障碍物过多,便也发挥不出全力。

    “那如果,将阴阳游身诀和清河剑法完整的融合在一起,不知道行不行。”小月看着都皱眉头的二人也在一旁出起了主意。

    “嗨,我就是因为将这两种功夫融合在了一起才会有清河剑法。”柳清河看着小月说到,其实阴阳游身诀的阳诀才是清河剑法的基础,两者也早就融为了一体。如果没有阳诀,纵使清河剑法变化多端,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精妙。

    听了柳清河的话,小月也随即明白了过来,清河剑法在刺向敌人的同时,阴阳游身诀也就同时施展了起来,那既然如此刚才自己的办法就已经被用过了。

    “啊!”看着小月和柳清河又渐渐紧皱的眉头,张秋云却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叫一声说到:“小月说的没错啊,只要能将阴阳游身诀融合在一起便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老头,刚才我说话你是不是没仔细听?”柳清河不满的朝张秋云说到:“我在使清河剑法的时候已经同时运用了阴阳游身诀,听好了是‘同时’。”

    “嘿,我说的阴阳游身诀和你说的不一样。”张秋云嘿嘿的说到,但表情却有些郑重。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柳清河还是不解的问到。

    “你说的阴阳游身诀是什么诀?”

    “阳诀啊。”

    “可我说的是阴诀!”

    听张秋云这么一说,小月也随即明白了过来。她更了解阴诀,知道张秋云是想让柳清河将清河剑法和阴诀融合在一起,毕竟以最快速度出现在敌人面前是阴诀的精髓,这样说不定真能解决柳清河现在的问题。

    “我记得你不是告诉过我阴诀和我并不相搭,所以不学也罢吗?”柳清河虽说不会阴诀,但对其也是听张秋云谈起过,一下子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你剑法讲求变化,阳诀正适合。现在你需要在一定距离外对对手发动速攻,那阴诀又正好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张秋云看着柳清河说到,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着。

    “不过这阴诀对你来说有个弊端,就是比较耗费体力,你在一段时间内使出几次现在还说不定,倒是先试试看吧。”

    “无妨,这些都可以克服,只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教我?”柳清河有些期待的朝张秋云问到,似乎越快越好。

    “明日吧,这阴诀需要有扎实的下盘力量,你的话想着也要练一段时间,那就趁早好了。”

    “嘿嘿,好嘞。”柳清河听了张秋云的话也不再啰嗦,抓紧时间将晚饭吃完便回房休息去了,给众人的理由是要养精蓄锐。

    见柳清河离开,张秋云又随便和小月聊了聊严睿的事情,别也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只是走在回房的路上时,小月见整晚都魂不守舍的苏婧有些纳闷,朝她问到:“师姐,你今日是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

    “啊?是吗……?”苏婧听了小月的话有些尴尬,随即连忙说到:“我是觉得清河今日的剑法当真不错,想着有没有什么破解之道。”

    “你的功夫我还不知道吗?只要你全力以赴,那呆子怎会是你的对手?”

    其实对于柳清河的剑法,小月也是认同的,但只要一想到柳清河那得瑟的样子就顿觉讨厌。哪怕自己现在真不一定能打的过他,也要好好贬低贬低他。

    “可是那样又如何能称之为‘胜’?”苏婧看着小月笑到:“清河学武到现在不过一年,就能有这般造化,我若是全力以赴即便是赢了也岂不是胜之不武?那这样还能叫什么切磋?”

    “但还是要给他点教训,要不侥幸胜了几招鼻子都翘到天上去了。”小月有些忿忿的说到,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朝苏婧问到:“不过你今天是怎么败给他的?大意了吧?”

    “额……嗯……”苏婧支支吾吾的说到:“就是猜不透他下一招会是什么,愣神()了。”

    “切,算他走运……”看着已经到了自己的房前,小月松开了挽在苏婧胳膊上的手说到:“行了,我到了,师姐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苏婧微微点了点头,便又缓缓向前走去,只留下有些疑惑的小月望着她的背影喃喃到:真的只是在想破解之道吗?……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