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39章 逆鳞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什么?你是说你又遇见江东四煞的那个八字胡了?”柳清河有些惊讶的朝严睿问到:“那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严睿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李天霸竟会放过自己,朝柳清河说到:“他只是将我打晕了,之后并没有对我下毒手。”

    柳清河一听有些奇()怪,正想着那八字胡对自己可没有那么客气,之前那次可是真真切切的想要对自己动刀。

    “其实我有种感觉,那八字胡似乎不是什么大恶之人,而且他貌似和其他三煞也不像同路人。”

    严睿之前见过四煞中的其他三煞,皆是心狠手辣之辈,可唯独李天霸似乎脑子不太好用,总和其他几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好像也是,之前我还见过二煞,也并不是什么善茬。”柳清河回忆的说到:“他对八字胡呼来喝去,好像使唤奴才一样。”

    这么一说确实有些奇()怪,如果八字胡当真不是和江东四煞一起的,那为何会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不过想到这严睿也觉得没有意义,那八字胡是什么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随即朝柳清河说到。

    “行了,这些不想也罢。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往回走吧。”

    柳清河点了点头,二人顺着来时的路又折返回去……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微暗,柳清河和严睿说笑着正准备走进去,却见一人倒飞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仔细一看,竟是客栈的小二。

    “几位大爷,那两位小姐刚刚退房走了,我真不知道她去哪了啊!”只听客栈掌柜略带哭腔的说到,随即还传来“劈里啪啦”摔破东西的声音。

    “胡说八道!那两个女的来你这住了几日,却在我们找上门的时候走了?而且我兄弟一直都在附近,就没看到她们离开!”一个凶狠的声音从客栈中传了出来。

    “识相的就赶快把她们二人叫出来,我大哥今日是来接亲的,不是来送你们上路的!”

    听着客栈里面的声音,严睿皱了皱眉正想去看看店小二,却被柳清河却抢先一步给扶了起,嘴上还问着他的伤势。

    “彪哥,我们……我们要文雅一些,别这么凶神()恶煞的,我们是来做喜事的……”

    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似乎让柳清河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滚他娘的蛋,文雅个屁!要不是你这个废物我们早就抓住了那小妞了!”

    “是是是,彪哥说的是,都是我不中用。”那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很是畏惧彪哥,连声抱歉到。

    “行了,阿三说的也没错,今日我们是来办喜事的。”又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似乎在对着掌柜的说到:“不过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别到时候红事变白事,毁了我的兴致不说,还害了你们的性命。”

    “大爷,不,祖宗!您们就是我亲祖宗!我是真不知道她们在哪啊!”店里又传来了掌柜的哭诉。

    严睿小心的朝里面看了看,除了说话的三人外,似乎还有六七个人。这有些棘手,如果这时候冒失的进去怕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过柳清河的师傅呢?这时为何不现身阻止?

    严睿还在想着对策,就见一个人影“噌”的一下冲进了客栈之中,指着为首的三人说到:“你们这群匪类胆敢在这逞凶!”

    严睿仔细一瞧,那人除了柳清河还能是谁?心中顿感不妙,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客栈之中。

    “你们两个孩子快快离开,以免白白送了性命……是你!?”这个叫阿三的人正是之前打劫海棠和绿绮那伙劫匪的头头,只是现在看来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头头了。

    此时阿三一眼就认出了柳清河,随即眼角抽搐了一下,连忙走到一个大汉身前小声说到:“陈老大,之前就是这人坏了小弟我的好事!”

    “哦?”那大汉听完用手中的铁斧指了指柳清河,向一旁的阿三问到:“你确定就是他?”

    “非常确定。”

    “好。”陈老大点了点头,扭头对着身后的小弟漫不经心的说到:“去,宰了。”

    “呀呼!”随着一阵怪叫,陈老大的手下将柳清河和严睿给团团围住,严睿仔细一数何止只有六七个?而是十人!

    “老板!借你柜台上的鸡毛掸子一用!”柳清河朝店掌柜说到,弄得在场的人都有些纳闷,他这个时候拿鸡毛掸子做什么?

    店掌柜有些疑惑,但也不敢多问,随手就将面前的鸡毛掸子扔给了柳清河。

    柳清河稳稳接过又用力甩了甩说到:“细了些,不过也够用。”

    “清河,你这是?”严睿看着柳清河的动作皱了皱眉,但还是说到:“一会我对付左边和前边这六个,你对付剩下的四个,一切小心。”

    “你不用出手,让你看看我这段时间修炼的成果。”柳清河话音刚落,随即就朝正前方的一名歹徒而去。

    “喂……!”严睿刚想制止,却见柳清河身法忽闪,眨眼间就将那歹徒打翻在地,招式之精妙严睿是前所未见。

    剩下的几名歹徒见情况不对,同时朝柳清河出手。严睿怕他难以应付,顺势接过其中四人手中的兵器,自己也参与进打斗中来。

    而柳清河虽说之前瞬间就打翻了一名歹徒,但更多是由于出其不易。这伙歹徒并非什么平庸之辈,过得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见到柳清河的本事,剩下的五人也都是全力以赴。

    “大伙一起上,乱刀砍了那小子!”陈老大低喝一声,霎时间五柄亮晃晃的长刀同时向柳清河袭来。

    柳清河怕鸡毛掸子被砍断不敢硬接,只能暗使阳诀穿梭在五人之中,勉强抵挡住他们的攻势。

    一旁的严睿由于平日里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虽远远不及柳清河那般精妙,但此时却是越打越起劲,这让严睿自己也有些纳闷,想着难不成是虎啸功起的作用?

    其实严睿现在的状况正是应对了虎啸功愈使愈强的特性,虽说现在也只是一些细微的差距,但严睿对自己的身体很是了解,估摸正是这个原因,一时间也有些兴奋起来。

    只见严睿左手挡住一名歹徒的手腕,逼停住他的攻势,右手顺势一拳打在那人胸口,紧接着就伴随一声闷响倒飞而去迟迟爬不起来,看来伤的不轻。

    严睿一击奏效,转身又是一记侧踢在另一名歹徒的肋部,却听一声轻微的“卡擦”,估摸着是肋骨被踹断了几根。

    此时的形势不算柳清河那边,已从一对四变为了一对二,局势上的轻松也让严睿分心看向柳清河,却见他手中的鸡毛掸子已经变成了一柄长刀,看来正是从一名歹徒手里夺下的。

    有了合适的兵器,柳清河也不再闪躲,随即刀如剑使,清河剑法无极式的精妙被完整的发挥了出来。那几名歹徒再是见多识广,又何曾见过这等招式?转眼间就被砍翻一人。好在柳清河没下杀手,那两人倒也伤的不重。

    一旁的陈老大见状皱了皱眉,这两个小子一个招式精妙、一个内功古怪,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是见所未见。随即朝一旁的阿三说到:“找准时机,偷袭他们。”

    那阿三虽说不是什么高手,但一手掷暗器的功夫倒也使的有模有样。听了陈老大的话暗暗从怀中取出一柄柳叶飞刀,瞧准时机猛的向柳清河甩去。

    伴随着细微的声音,柳清河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飞来,心中一惊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忙向旁边躲去,可还是晚了半步被飞刀划伤了手臂。

    柳清河见状随即抬头望去,只见阿三一击未能奏效,又从怀中取出一枚飞刀向自己掷来。柳清河只得抬刀去挡,这时才发现面对这种局面自己的清河剑法完全派不上用场。

    “可恶!”柳清河暗骂一声,正想用阴阳游身诀接近阿三打算阻止他,可在自己身边的三名歹徒如何会让他轻易过去?随即又将柳清河围住阻断了他的去路。

    严睿这边逼退一人,猛然看到柳清河手臂鲜血淋漓随之大惊,连忙喊到:“清河!”

    “无妨,被一个小人给暗算了。”柳清河动了动受伤的手臂,虽说有些疼痛,但好在并无大碍。

    严睿恶狠狠的盯着那个手中拿着飞刀的阿三,可自己并不会什么高深的轻功,无法做到快速接近他,一时紧握双拳,杀意四起。

    柳清河身边的一名歹徒见严睿似乎有机可乘,抬刀朝他劈了过来,却见到严睿如同修罗般的表情,脚下迟疑了半分。

    保护最重要的人,这是严睿心中的执着,什么时候都不会变,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触碰自己的逆鳞。

    随即也不再手下留情,玄甲门内所学的战场杀伐之术尽数用上,全力一击打在想偷袭自己的那名歹徒胸口。随后是“砰”的一声巨响,那歹徒连着身后结实的柜台一同撞碎,眼看是活不了了。

    好可怕的力量,这是陈老大的第一个反应。除了顶尖的内家高手,又有谁敢说只凭一拳就能让飞出去的人将如此结实的柜台撞碎?

    剩下的五名名歹徒看到眼前的状况,也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正好让严睿有时间赶到柳清河身旁检查他的伤势。

    “不至于吧……”柳清河苦笑着看着严睿,但心里随即涌上一股温暖,和当时姑姑挡在自己身前时的一摸一样。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说这话的时候严睿还是仔细的看着柳清河的伤口,似乎真只是皮外伤才松了口气站起身来。

    虽说全程严睿并没有去看那伙歹徒,可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是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给他们最后的警告。

    “楞着干什么?上啊!”一旁的陈老大听了这种挑衅自是怒到极致,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这样对自己讲话,那以后自己还有何颜面混迹江湖?

    剩下的五名歹徒同时向倒在柜台处的那人看去,一时也不知道是上还是不上,却听一声惊叫,陈老大不知何时已经用手中铁斧劈倒了一名劫匪,瞬间让客栈内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谁再敢迟疑他就是你们的下场!”陈老大凶神()恶煞的说到,最后的四名歹徒只能硬着头皮又朝严睿冲去。

    严睿也不慌乱,只是静静的挡在柳清河身前,眼见一柄长刀离自己的头顶越来越近,这才出手一拳砸在那人的左脸,接着就是“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其余三名歹徒低头一看,却见那人脸都已经被打的变形。

    “我……我不想死啊!”其中一名劫匪带着哭腔丢下手中长刀从严睿面前跑过,严睿也不理会。却见那叫彪哥的人拿起一旁的长枪向逃跑的歹徒掷去,接着就是“当”的一声,长枪竟然全部穿过了那人的身体,深深的钉在了门框上。

    几滴鲜血沾在了严睿的脸上,严睿则面无表情的擦了擦,同时看向彪哥。

    彪哥也不说话,慢悠悠的从严睿身前走过,拿住长枪的尾部用力一扫,深入门框的枪头竟被他硬生生的从门框边上扯了出来,气力之大看的也是让人触目惊心。

    如果严睿现在的力量是靠着虎啸功和怒意的作用,那这个彪哥就是单纯的将身体练到了这个高度。

    陈老大看了看彪哥,又朝着最后两个小弟说到:“谁还敢跑?”

    “陈……陈老大,我们当真打不过他啊……”一个歹徒苦笑着说到,可话音未落却又被陈老大砍翻在地。

    “你呢?”陈老大拿着斧头指着最后一人问到,在他眼里无用之人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我……我上!”那最后一名歹徒咬了咬牙,朝严睿扑了上去,同时嘴上说到:“小哥!给我个痛快!”

    严睿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刚想出手却被身后的柳清河拦了下来。只见柳清河一个闪身就出现在那歹徒身旁,那人一心求死,也就将眼睛闭了起来,之后却是“咚”的一声闷响被柳清河用刀背打晕了过去。

    “算了,没必要。”柳清河朝严睿笑了笑说到,他实在不想妄造杀孽。

    严睿没有说话,将眼睛望向了陈老大、彪哥、阿三三人,他知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