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21章 杀鸡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玄甲门虽说是门派,而且相对于男子考核来说,女子容易了不少,但这里的男女弟子比例还是严重失衡。主要是未来哪怕顺利出师,女弟子也无法像男弟子一样入朝为官。既然如此,那天底下这么多门派可供女子选择,谁又会来这武学内功并不算上乘的玄甲门呢?

    所以选择玄甲门的女子无非就两种理由:要么是来这里看看能不能择一良婿,毕竟能从这出师的弟子未来着实可期。亦或是家中有朝堂中人,选玄甲门总比选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门派来的放心。而真正想成为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子,做到巾帼不让须眉的怕是寥寥无几。

    看到门外的三人让严睿有些疑惑,只见为首的女子约莫十八九岁年纪,一身黑色劲装遮挡不住她精致的面容。不知是不是刚刚运动过,她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粉红,额前还有几缕青丝借着汗渍凌乱的粘在那里,一眼看去倒也讨人喜爱。

    见门打开,那少女不等严睿开口便自行走进房间,严睿见状忙道:“姑娘!……”那少女却示意他住嘴,又冲门外做了个手势,那其余两人见状连忙将门关好并站在门外不远处。

    “你这……?不好吧?”严睿皱着眉说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确容易招人闲话。

    “无妨,我只是有事问你。”那少女装作老成的样子在严睿身旁转了一圈道:“听说你今日让侯昊给你道歉了?”

    原来是此事,严睿轻轻点了点头道:“他先侮辱了我的母亲,道歉是应该的。”

    听到严睿的话那少女一下子笑了起来,“可以啊,你可知道他父亲是谁?”

    “户部尚书,可是这又如何?”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少女饶有兴致的看着严睿说到:“你今日既已得罪了侯昊,有没有想过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他可不好招惹。”

    “今日之事已经过去,我不会再与他纠缠。”严睿似乎不太喜欢少女的口气,在他眼里侯昊和自己并无二异,哪怕他有个当官的父亲。

    “只怕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哦。”那少女笑了笑,随即正色道:“不瞒你说,我也早看那侯昊不顺眼了。前不久我成立了个‘杀鸡盟’,不少被侯昊欺负过的同门都进了盟内,要不你也来吧?”

    “杀鸡盟?”严睿疑惑的问到。

    “是啊,杀鸡给猴看嘛。”少女解释道:“那侯昊现在不好招惹,我们只能以‘杀鸡’为代号暗中活动。等以后我们实力壮大了,再改成‘杀猴盟’也可以。”

    侯昊当真那么难缠?严睿皱了皱眉头,正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却看到那少女正拿着自己桌上的茶杯玩着。就这一瞬间,让严睿觉得眼前这少女的言谈举止,甚至是相貌都非常像一个人,但一时却想不出,让严睿有些发愣。

    “喂?你想什么呢?到底要不要来我的‘杀鸡盟’?”少女又问了一遍,似乎有些不耐烦,

    听到少女的声音让严睿回过神()来,想了想拒绝到:“对不起,我来这只是为了学些本事,不太想掺和其他的事。”

    “那也无妨,我可以再给你几日。等侯昊再找上你时,你自会来找我。”

    听到严睿的拒绝,那少女也不恼。因为她知道不出几天侯昊肯定会来报复严睿,到那时严睿定会来自己盟里。

    “行了,我先走了。若是找我就来藏书阁便是。”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少女又说:“对了,我叫萧澄。你叫什么来着?”

    “严睿。”

    那少女默念了一边严睿的名字,点了点头道:“行吧,别忘了有事就来找我。”说完开门便走,门外的两人见状也随即跟了上去。

    “这萧澄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严睿看着萧澄远去的背景若有所思的轻轻说到……

    一切似乎又回归于平静,这几天严睿在内门中并未遇到主动挑衅的弟子。虽说还是有不少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但大多也是“抨击”玄甲门的内外门制度。大家都觉得外门就是通过走关系进的内门,所以并不待见。

    严睿倒是无所谓,没人找自己反而有更多的时间读书练武。不过前段时间萧澄还是来过一次,问了问侯昊有没有找自己麻烦,得到否定的答复后便失望的离开了。

    只是严睿并不知道,在他身后却有一双眼睛正无时无刻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

    玄甲门的藏书阁收藏了不少好书,特别是关于兵法一类的书籍更是数不胜数。昨日先生讲的兵法严睿似乎有些一知半解,此时正欲从藏书阁借几本书回去好好复习复习。

    “师兄,我想借这几本书回去。”

    严睿微笑着说到,将手中的书向一位比自己稍大的青年递去。藏书阁的日常管理除了一位长老外,剩下的都是玄甲门弟子。

    “哟,真不巧。这本书今早被人预定了。”那青年看了看书名,抱歉的说到。

    “那就借这两本吧。”

    “这本也被预定了。”

    严睿皱了皱眉,把底下的最后一本书拿了出来问到:“这本不会也被预定了吧?”

    “是是,不好意思了。”那青年向严睿苦笑了一下,但似乎并没有去看书名。

    严睿将手中的书放于身后问道:“那烦请师兄告诉我,被预定的这本书的书名是什么。”

    “这……,”青年一时语塞,叹了口气道:“反正就是被预定了,师弟你还是走吧。”

    “我来借书,哪有你连书名都不看就不借的道理?”严睿有些愠怒,声音也大了一些引得阁内不少弟子看向自己。

    “哎哟。”那青年看着大家的目光都朝向自己这边,连忙小声说到:“你可小点声,被长老发现我可就惨了。我告诉你吧,是侯公子吩咐过不能借书给你。”

    “侯昊?”严睿有些纳闷,自己和他发生冲突,关借书什么事?

    “不光是借书,玄甲门内一切设施福利你都享受不到。简单说就是你除了上课,什么也做不了。”

    “凭什么?难不成他还能一手遮天?”

    “就凭你之前得罪过他。”那青年苦着脸看着严睿,摇了摇头道:“我之前也是外门的,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你不会明白。况且那侯昊可不是你我能得罪的起的,你还是快些走吧,免得牵连我。”

    严睿知道这就是侯昊给自己的回应,但他想不到堂堂玄甲门内门竟会有如此懦弱之人,一时有些可怜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将手中的书放于桌上转身便走。

    只是严睿不知道的是,玄甲门表面上是门派,但内在却是不少高官子弟镀金的地方。平常寒门子弟能进入这里就很不容易了,如果还开罪了权贵,逼得自己离开师门那便前功尽弃。所以不少弟子面对欺压只能默默隐忍,若是能顺利出师,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

    “哟,我当是谁呢?严睿严师弟,我没叫错吧?”

    严睿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侯昊和张龙张虎还有一个青年走了进来。那青年面色苍白、眼神()阴冷,似乎并不好惹。

    “借过。”严睿客气的说到,但并没有看侯昊。

    “别啊。我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严睿,我没叫错吧?叫错了我还要给你赔不是呢。”

    侯昊说着装模作样的弯腰行了一礼,严睿正想绕过,却被张龙抬起的胳膊给拦了下来。

    “你想怎样?”严睿问到,却见侯昊慢慢直起身子将脸凑到自己耳边小声说着:“我想看你跪地给我磕头,怎样?”

    严睿听了猛地一推,让侯昊猝不及防的向后倒去。好在张虎眼疾手快给接了下来,要不这突如其来的一推势必让侯昊摔在地上,颜面尽失。

    “你还敢动手?杜青!给我狠狠的教训他!”侯昊急忙扭头朝那阴冷青年喊到。

    那青年打量了一眼严睿,轻轻应了声却并没有动。严睿看着有些疑惑,但还是全身戒备,他知道这青年应该不简单。可也就在这一瞬间,眼前的青年突然消失不见了,等严睿反应过来只觉头顶一阵风声,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拳头向自己的头顶砸来。

    有那么一瞬间严睿知道完了,他虽并不是以武见长,但如此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还是第一次。之前的八字胡虽然也不是对手,但好歹自己还踢了几脚。但在这杜青的面前,自己则是完败。

    “慢着!”

    似乎是被喝住,那只拳头在严睿的头顶停了下来。一滴汗顺着他的额头向脸庞划去,现在除了背后那若有若无的喘气声和自己的心跳,严睿什么也听不见。

    杜青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去,却见一个女子向自己这边走来,似乎没弄明白又看了一眼侯昊。侯昊也是有些疑惑,看了看身后有些吃惊,赶忙推开张虎站了起来,顺带着向杜青摇了摇头。

    “澄儿,你怎么来了。”侯昊换了之前的阴冷,一脸媚笑的向那女子说到,此人正是萧澄。

    “侯昊,我说了多少次不准叫我澄儿!”似乎有些气愤,萧澄的脸蛋儿红彤彤的,让人恨不得使劲亲上一口。

    “我们不都快成一家人了嘛,还分什么彼此?”侯昊继续谄媚的说到,让萧澄一阵作呕。

    “哪怕还差一个时辰,我们都不是一家人。再说我已经向我兄长说了,请他废除这桩婚事,我对你没有一丁点感觉。”萧澄说着还有手捏着小拇指的指尖说到。

    “嘿嘿,你放心。这桩婚事你或者你兄长说的可都不算,你还是想想如何做我的好娘子吧。”

    “你!……”萧澄到嘴边的脏话似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憋了半天就蹦出一个字:“滚!”

    “好好,小娘子别生气。我这就离开,你自己可要好好想想。”

    侯昊说完做了个亲嘴的动作,让一旁的张龙张虎都有些恶心,杜青却有些疑惑的问到:“那这人?”

    “算了,今日我娘子在不宜动粗,我们走。”侯昊朝杜青挥了辉手,临走前站在严睿的面前小声说到:“今日你小子走运,我俩的帐还没完。”说完便笑着离开了。

    看着侯昊一行人走远,藏书阁内的弟子也都松了一口气。只是严睿还是站在那里没动,似乎对刚才杜青的身手大为惊讶。

    “喂,你没事吧?”萧澄朝严睿走来问到:“不会吓傻了吧?”

    “没事。”严睿摇了摇头说到,但心脏还是砰砰直跳。

    “怎么样,我都说了那侯昊不好惹吧?他那跟班杜青可比另外两个饭桶厉害多了。”萧澄看着侯昊离开的方向说到,似乎杜青在她眼中也算个人物。

    “要不你还是来我盟里吧,我们都能相互保护。平常虽说不能直接向侯昊下手,但欺负欺负张龙张虎两兄弟以及他那群跟班也挺有意思的。”

    张龙张虎虽不像侯昊的家世那般显赫,但也是官宦之后。萧澄却能随口说出欺负他兄弟二人,不禁让严睿怀疑起她的身份,寻思着父辈不是高官也定是富甲一方的商人。

    “这样做和侯昊又有什么区别?”严睿皱了皱眉问到。萧澄似乎也意识到问题,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严睿见状也没在多说什么,似乎想起刚才侯昊的话朝萧澄又问:“方才侯昊说你俩……”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澄不耐烦的打断道:“别提了别提了,都是些陈年旧事想想就心烦,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不好意思。”严睿看到萧澄的表情有些歉意的说到,毕竟打探她人隐私的确是自己不对。

    “罢了。我刚才问你的事你想清楚没有,要不要入我盟内?”萧澄皱着眉朝严睿问到。

    “抱歉,不必了。我自己的事自会解决,不劳姑娘费心。”严睿客气的行了一礼拒绝到。但那杜青的确不能小看,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对手。

    “哼,等着吧。今天你运气好躲过一劫,但侯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可别哭着鼻子来找我!”听到严睿又一次拒绝自己,萧澄有些不屑的说到,随即便转身离开。

    严睿看了看萧澄,也没在说什么,整了整衣衫也向外面走去……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