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逸剑游 > 第19章 练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逸剑游 (ba)”

    孙有礼和吴有智离开然云斋后并肩走在街上,由于刚才的事情让二人都有些沉默。

    “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他,当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先说话的是孙有礼,只见他深呼吸了一口轻轻的说到,似乎还是心有余悸。

    “是啊,真没想到。”一旁的吴有智皱着眉道:“不过这十几年的时间也没另他打开心结,今日再见还是毫不客气。”

    “我倒是觉得他今日没有过多和我们计较,似乎已经释怀了不少。不过之前师傅的一念之差确实害了不少人,哪怕我们聚义帮如今在江湖上再是低调,仍是仇家不少。”

    孙有礼口中的师傅便是之前出卖大梁的聚义帮帮主李严。李严一生共收了五名徒弟并以“仁、义、礼、智、信”为名,依次是首徒张有仁、二徒赵有义、三徒孙有礼、四徒吴有智,以及最后的五徒马有信。

    李严因自己的行为而羞愧自尽,可当时并没有将帮主之位传给任何一个徒弟。好在五人倒也同心都不贪权,一致同意以大当家、二当家等称呼共同管理聚义帮。并决定若是以后能找到一名德才兼备之人,获得五人的认可,便推举他为聚义帮新一任掌门。

    “罢了,不提这些了。你觉得刚才那人说他并不知道马有信的下落可信吗?”孙有礼扭头向吴有智问到,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有关马有信的线索。

    “当时我仔细看了他的表情似乎是真的,不过为何那伙劫匪会找上他的麻烦就无从得知了。”

    “哎,看来这条线索怕是断了。”孙有礼愁眉苦脸的说到:“平常就数你脑子转的快,能不能再想想别的什么办法?我现在很是担心五弟。”

    吴有智思索了片刻说到:“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去一次知星楼了。知星楼号称知星晓月,或多或少会知道些有信的线索。但上次我前去闻讯,他们连想都没想就称不知道,我怀疑其中有什么蹊跷。”

    孙有礼点了点头,似乎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随即说到:“那好,我们二人便再去拜访一次知星楼吧。”

    ……

    这几日柳清河心情一直不错,感觉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但平静的逸剑居里并没有什么能称得上的“好事”。他估摸着是这几日严睿顺利通过了内门考核,自己感应到了,倒也正如他所料。

    一套清云剑法行云流水般的使了出来,让柳清河有些骄傲。虽说自己练不了内功,但看着剑法一天天的精进,倒也让他喜不自禁。

    “师傅。您看我这清云剑法已经练的很熟练了。不知什么才能学些更厉害的?”

    张秋云知道柳清河经脉残缺的问题,一时也想不出接下来该教他些什么。只是过了片刻若有所思的说到:“清河,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自己创过一套剑法是吗?”

    “对啊,和您这套清云剑法的名字差不多,叫清河剑法。”

    听张秋云这么一问,柳清河来了些兴致。但想到自己的这套剑法连几个毛贼也打不过,顿时又有些泄气。

    “先把你这套剑法练给为师看看。”张秋云看到柳清河的样子轻轻笑道。清云剑法柳清河的确已经使得有模有样,只是因为没有内力,无法把威力百分百的发挥出来。

    柳清河点了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又将自己的清河剑法使了出来。剑招不多,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就练完了。

    张秋云看着柳清河的这套剑法哈哈大笑道:“清河,你这是剑法?小孩子过家家吗?”

    柳清河一听有些不愿意,但也没法反驳,只能气呼呼的把头扭向一旁。

    看柳清河的样子张秋云又笑了几声,随后慢慢说到:“清河,我记得和你说过,一切剑法都讲求有法可依、有理可循。你自创的这套剑法杂乱且缺乏章法,不正如普通人胡乱挥砍一般?”

    “我倒觉得剑法讲求的是千变万化、行化如神()。就像是普通人使剑虽说杂乱,但想必就是师傅也猜不透他下一招会从哪里攻来。”柳清河有些不屑,说话的口气更像是狡辩。

    “胡闹,那为何普通人在面对高手时很轻易的就能被对方打败?”张秋云皱了皱眉问到。

    “那是因为普通人只会用剑,却不懂剑。”柳清河想了想说到:“普通人用剑虽说出其不意,但招与招之间存在空隙,就会让懂剑的人有隙可乘,从而落败。”

    “那不就是了?没有套路的剑法处处都是破绽,又谈何对敌?”

    “但剑法若是一味的拘泥不化没有变通,招招都是死招,还不是能被人轻易破去?”柳清河不以为然的说到:“就比如清云剑法,若您现在用来对付我,每一招我都有办法破解。”

    柳清河虽然说的有些夸张,但也并非吹牛。来逸剑居这半年的日子里天天都在练清云剑法,对其每一招都已了如指掌,要说破解当然能够做到。

    张秋云听了哈哈一笑,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觉得柳清河可笑。随即走到他身边拿过长剑说到:“既然如此,那你看好了。”

    说完张秋云便使起了清云剑法,刚开始招式和柳清河一般并无太大出入,但十招之后招式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可能是由于催动了内力的缘故,剑尖划过之处似乎把空气也撕裂了一般,远远看去竟有些模糊的感觉。

    一套剑法练完,张秋云收气看了看柳清河说到:“刚才为师使得这套剑法你可能破?”

    柳清河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暗淡,但想了想还是说到:“破不了,师傅内功强劲,我可能都接不了三招。”

    张秋云看出了柳清河的心事,淡淡的说到:“为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剑法若是使用得当,再配合上一些……内力,自然会威力大增。”

    “为师早年学艺,我的师傅就曾告诉过我剑法必须遵从“法、理”,也就是套路。”张秋云看着柳清河慢慢的说到:“一切能够按照这种方法传下来,定是凝聚了无数前辈的心血和智慧,我们没理由绕远路。”

    张秋云早年师承的三清派乃是道宗,讲求修身养性。门派功法也是由内向外,讲求先气后剑,即是先练内功,再练外功,待气功大成剑法自然水到渠成,这么做也的确事半功倍。

    其实这也是江湖上绝大多数门派的学艺法门,虽然有些别的门派讲求内外皆重,或者以外功为主,但或多或少都有些别的原因。

    就比如影阁和玄甲门都是注重外功,但影阁是以暗杀为主,同时配合身法藏匿于暗处,寻找时机给予目标致命一击。平时并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目标面前,也就杜绝了内功上比拼的可能。但内功过于平常也就造成了当遇到真正的高手比如张春云时,以小月现在的实力并不能伤之分毫。

    而玄甲门也会让弟子修习内功,只是比重较少罢了,但这不代表他们只依靠外功立足。玄甲门其实更像是军营,平时所学除了刀枪剑棍等外功招式外,还有骑马射箭等等,都是为了在战场上配合使用,内功的修炼只是起到辅助作用。

    但明显不论是玄甲门还是影阁,这些都不是柳清河现在可以去的。虽说外功也确实要比内功更容易入门,但想要学精,除了要有过人的天资外,还要有足够的运气。否则练个三五十年,怕也不是一个修炼内功一二十年有所小成的人的对手。

    “那像我这种没有内力的人,这辈子就当真没有出头之日了?”柳清河当然他不希望自己的上限就是这些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到:“若是我的剑法足够精妙,精妙到能够弥补不能修炼内功的不足,是不是就能走出一条和别人不同的道路了?”

    “精妙?所有人都这么想,但谈何容易?你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再这么说吧。”张秋云淡淡的说到,他并不希望一而再的打击柳清河,但有些事还是要让他明白。

    “别人做不到的?”柳清河若有所思的喃喃说到,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从一旁捡起一个木棍说到:“师傅,我有一个想法。只是不太好形容,请你先向我喂招。”

    看到柳清河样子让张秋云有些纳闷,但他能暂时不纠结内功的问题也是好事。随即点了点头向柳清河使出一剑,当然只是佯攻。

    柳清河先是用清云剑法的“风起云涌”接下此招,之后本该是用“直上青云”发动反击。而柳清河却极为别扭地衔接了一招“覆雨翻云”倒让张秋云有些没有想到。不过两招之间速度太慢且破绽太多,根本形成不了有效攻势,很轻易的就被张秋云化解了。

    见招式被轻松化解,柳清河也并未在意。转手又使了一招极不谐调的“风卷残云”,又被张秋云轻松挡住。

    “师傅,你觉得我这样使剑如何?”柳清河有些兴奋的向张秋云问到,不过随即就是一盆冷水泼来。

    “我都说了,任何剑法都要有法可依、有理可循。你这两招之间破绽百出,若是今日面对的是敌人,想必早就死一百次了。”

    “难不成我就不能打破法理,用变招的巧妙来弥补之间的破绽吗?”柳清河辩解道:“只要我会的剑法足够多,让下一招做到无迹可寻,出乎对手的意料之外,这不就行了?”

    听完柳清河的话张秋云似乎也觉得不错,天下剑法何其之多?若是真能找到任意两招剑法的相通之处巧妙融合,加上足够快的剑速,说不定真能成功。

    “但你知道要完成你的设想,需要学会多少剑招才行?有这功夫吃透一套剑法,都能让你成为高手了。”张秋云还是摇头说到。

    也正如之前所说,若是一味的只靠剑招取胜。除了要有足够的天资,去学会它们同时做到不会出错外,还要有足够的运气去找到这些剑法。但着眼看去,江湖中似乎并没有人能做到这些。

    “师傅,这你先不要管了。你再教我几套剑招,我自己慢慢摸索便是。”

    “几套?你当为师是那少林派的藏经阁?再说这江湖上有多少高手就靠一套剑法便纵横于世,你胃口倒不小,开口就是几套。贪多嚼不烂,我建议你还是先学精一套剑法吧。”

    张秋云说完摇了摇头,他活了六十年除了自创的清云剑法外,也就会那么二三套别的剑法。更多的还是以修炼内功为主,之前的以指为剑,其实就是内功大成,能够聚气为剑的表现。

    “嘿,怕是你没什么会的了吧?堂堂一派掌门,也就会那么几套粗浅的功夫。啧啧……”

    “臭小子你也不必激我。这样,我再授你一套剑法,同时给你半年时间。若是不成你从此不要再提及此事,按为师的方法安心练剑,你看如何?”

    见柳清河连忙点头张秋云也不再废话,随即转过身去便使剑招便道:“这套剑法来自江湖之中,唤作落尘剑法,具体是谁所创已无从考究。倒是大多数无门无派的江湖中人都会以这套剑法为基础,你也可以学学。”

    柳清河一听有些嫌弃,之前拿一套半吊子的清云剑法来糊弄自己不说,现在更是直接拿江湖剑法这种平庸的武学来搪塞自己,一时有些不爽。但这并没有让柳清河的眼睛从张秋云的身上移开。

    正如之前所想,这套落尘剑法实在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照之前的清云剑法都比不过。但自从决定专注于外功招式后,就没有嫌东嫌西的道理,越是简单的招式越能让自己尽快学会,再则柳清河需要的是剑招,而非名气。

    张秋云使了一遍下来,柳清河倒也记了个大概。虽说谈不上过目不忘,但柳清河的资质倒也不错。

    “如果将这落尘剑法的“望尘莫及”融合在清云剑法的“风起云涌”和“覆雨翻云”中,会不会连贯很多?”

    柳清河心中暗想,拿起刚才的木棍试了一下果真如此。虽说还是破绽百出,但起码自己舞着顺手多了。

    而这一幕恰好也被张秋云看到,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刚才柳清河所使的这几招如果出招够快,是可以解决破绽的问题的,同时还能做到让对手防不胜防。

    “难道当真可以如此?”张秋云心里想着,但并没有告诉柳清河。他知道自己对剑法的使用已经根深蒂固,反而忽略了剑招上的变化。现在若是去指点柳清河怕是会适得其反,不如让这小子自行领会,说不定还真能走出一条和旁人不同的道路来。

    “好了,这套剑法我已经使完了,之后还有什么不会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来找我。”张秋云按捺住内心的波动说到:“别忘了,你只有半年时间。”说完把剑扔给了一旁的柳清河便向主屋走去。

    “等着瞧好了,半年之后定让你刮目相看。”柳清河转了转手中的长剑,大声说到……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