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 修仙奶爸在都市 > 第7章煞镯
    陈梦然身为玉石爱好者,就算没成专家,但也有基本的鉴别水平!

    她一看陆左拿出来的圆玉就是块上好的白料,圆润亮泽,让人看了不由眼馋,拿到市面上卖,起码30万打底!

    刚夸了准女婿朱正真是大孝子,还顺便数落陆左没钱买玉,结果这眨眼就拿出这么好的东西……

    其他人看了,虽然不怎么懂玉,可光从表面上看,就知道这是块好玉!

    因为,当这块玉一亮出来的时候,仿佛是有一股魔力一般将大伙的目光吸引住了,都不由得打心底惊叹。

    特别是朱正真,他对玉也有一点了解,起码陆左拿出来的这块比他以前见过的所有玉都要好很多!

    陆左穷得都揭不开锅了,他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玉?

    “等一下!”夏千云说道:“陆左,这玉你从哪儿弄来的?闪闪治病花了那么多钱,还欠一屁鼓债,你居然有闲钱买这东西?”

    “就是,有钱不给女儿买吃穿的,以后上学也是钱,居然用在这儿?”小舅子也阴阳怪气道,“哪怕你没买我们都能理解,结果你在这种时候还花钱买,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你能不能当个好父亲好丈夫了!”

    啪!

    小舅子一拍桌子:“看看我姐都瘦成什么样了?你配当他丈夫吗?”

    总算是扯到正题上了!

    夏以安本来就很尴尬了,结果现在被陆左一逞能,更加无地自容。

    没钱是肯定的,可陆左还花钱买别的东西,那就是他不够稳重的表现!

    本来尴尬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箭拔弩张起来!

    朱正真这时候出来唱白脸:“子晋别激动,陆左也是一片好意。”

    说着他走了过来拿在手上,“我对玉石的鉴定还是有些研究的,我看陆左手上的这块确实是上等好料子,嘶~”

    他仔细端详了几眼,眉毛一挑:“陆左,我常听说跑腿的有调包客人物品的事发生,你又没钱,还能有这么贵重的玉……”

    这种话只说一半,但却笑里藏刀,最是伤人!

    一下子就引发了大家的联想。

    夏以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闪闪治病花钱如流水,她就怕陆左走上歪路,没想到他还是忍不住了!

    之前他莫名其妙拿来的一些钱,该不会就是以这种方法得来的吧?

    当着家人的面她不好问,呆会散席后肯定要弄清楚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离婚!

    此时,她对陆左满是失望!

    岳父夏国安板着脸说道:“陆左,你老实交代这玉怎么来的?”

    他发话就代表官方追责了,不弄清楚不罢休。

    朱正真不由得露出一抹得意,总算是把陆左给套住了;自己又是联动生意,又是送礼的,前前后后在夏千云身上投入了近百万,结果只能跟她牵牵手,最多就是拥抱一下,亲?那是做梦!

    而你陆左算什么东西?穷成这样还零彩礼娶走我这么美丽知性的大姨子?还让她给你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有你在前了,那我投入越多,不就越说明我是傻子吗?

    “爸,这是一个朋友送我的,这玉太贵重,我的身分配不上,还是送给你合适!”陆左耐着性子如实说道。

    这玉正是米雪送的那块,陆左一看就知道这非凡物,有护身养气的功效,戴上它,可以让人醒着的时候精神抖擞,睡时沉浸香甜。

    米雪那细腻的肌肤大概也是这块玉养出来的!

    若不是陆左救了乐乐的命,她断不肯将这么好的玉相送!

    “朋友?谁脑子有病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陈梦然尖着声音责问,“非亲非故的,别人为什么送给你?你能有什么回溃给人家?一身晦气吗?”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陆左这废物的朋友,不也都是废物?废物能有好东西?

    “肯定是他跑腿把客人的东西调包了,我看这事最好报警!”小舅子再次一针见血,“咱们家可以接受穷,但不能接受这种贼!”

    只要判定陆左偷了东西,姐姐跟他离婚那是顺理成章的了!

    “千云可以做证的!”陆左看向小姨子,“千云,这是米雪送给我的,就在医院的时候!”

    “她什么时候送东西给你了?我怎么没看见?”夏千云直接否定!

    她确实没看见,不过心里觉得这倒是有可能。

    所以这问题不能再继续深究下去了,万一让大家知道他跟米雪交了朋友,还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日后来往定然密切,那大家还会不会支持陆左跟姐姐离婚?

    想到此,夏千云便再次说道:“算了算了,这东西从哪儿来的与我们无关,我看这事不用追究了,兴许是他走苟屎运在路边捡到的呢?又没人作证,我们还死咬是他偷的,反而把我们自己弄成恶人了!”

    大伙一听觉得也是,又没亲眼看见,妄加猜测反而显得自己太幼稚!

    而且夏千云刚回来的时候也说了早上发生的事情,可能这玉真的跟米雪有关,问出真相来反而让陆左小人得志!

    夏国安摆摆手冷声说道:“来历不明的东西,拿回去!”

    一语双关,你陆左也是来历不明,不配当我们夏家的女婿!

    谁都知道这玉是上等玉料,如果真是米雪送的,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可是为了不让陆左扬眉吐气,只能口是心非地不要。

    真是可惜了!

    陆左一笑置之,“既然爸不要,那我就先留着!”

    陈梦然打开朱正真送的玉镯,顿时两眼发亮:“哎呀,真美啊!还有鉴定证书呐!哪像某人,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堆捡来件东西就往出送?”

    一边说着一边把镯子戴上,大小正合适,笑得合不拢嘴!

    陈梦然虽年近五十岁,但做服装的她很会搭配,再加上保养得当,看起来四十左右,很年轻,戴上这玉镯,更显贵妇风范,美到冒泡。

    “阿姨,你戴上这镯子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跟千云站一块,我都以为你们才是姐妹呢!”朱正真拍着马屁!

    陈梦然对朱正真很满意,嗔道:“嘴真甜,还叫阿姨?”

    朱正真瞧了一眼夏千云,后者满脸娇羞,显然默认了,然后朱正真果真喊道:“妈!”

    “哎~~”陈梦然满意应道,“近期找个日子把你爸妈约出来,咱们两家人见个面,尽快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

    “妈,这玉镯你最好别戴,还回去!”

    欢庆的气氛中,好像又闯进来一道不禾谐的声音,这让众人神色不由一凛,纷纷扭头怒视而来!

    大家好不容易把陆左凉在一边,夏以安刚松了口气,结果这家伙怎么突然嘴碎?

    “陆左,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夏以安咬着牙道!

    “以安,我送给爸的东西虽然来历不明,但正真送的这镯子我看着邪气,会对妈的身体造成不良影响的!”陆左坚持道!

    他看到玉镯上萦绕着一团黑气,分明就是不祥之物,鉴于小姨子身上中的蛊来看,很明显,这是朱正真在给夏家下套,虽然还不明白朱正真的目的是什么,但绝对是想害夏家!

    可这事只有陆左和朱正真知道,后者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所以在大伙看来,就是陆左胡说八道!

    毕竟是自己送的东西,朱正真便说道:“陆左,你一个废物,什么时候成大师了?也来对我送的东西指指点点?”

    “就是,一个穷比还在这里装内行了?真是搞笑!”小舅子也符和道!

    “陆左,马上给正真道歉!”夏千云这时也凛然说道:“不然我跟你没完!”

    早上的时候他说正真坏话就让夏千云很介意了,结果现在他还当着家人的面诬陷正真,真的要给陆左一个狠狠的教训才行!

    夏国安这时也说道:“陆左你真的过分了,给正真倒杯茶陪礼道歉!”

    夏以安见陆左被千夫所指,只能夏着头皮说道:“正真,是陆左不对,他因为压力太大了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替他向你道歉!”

    “既然以安姐都道歉了,这事就算了!”朱正真马上说道。

    “还是正真虚怀若谷!”陈梦然欣慰道,然后神色一冷,斜向陆左,道:“哪像某人,刚才大家不就是说他那块玉来历不明吗?现在就说正真送的玉镯邪气?找不到正当理由了,就拿封建迷信那套来说事?”

    一家人咋咋呼呼,但陆左真的是看在以安面子上为夏家好!

    “我是说真的,不信的话找个大师看一下,晚了就来不及了!”陆左说道!

    “看你的狗嘴!”陈梦然真是要被陆左气死了,“正真怎么你了?你要这样诬蔑他?还邪气,我看你就是不祥之人,你家生意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没落了?房子为什么被夺走了?自打你出现后,我们夏家就不得安宁,你瞧瞧以安瘦成什么样了?再看闪闪,还差点被你这穷爹给害死,现在我好不容易能有个好女婿,你就在这里乱放屁?我看你就是个扫把星,你见不得我们夏家好,你马上跟以安离婚,给我滚!”

    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让玉镯上的邪气趁乱入体,很快就开始侵蚀身体……

    “呃啊!!”

    突然,她指向陆左的手猛地一僵,钻心的疼痛袭来!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