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都市小说 > 嫡女奋斗记 > 136番外之莫家小狐狸
    天蓝如洗,碧波微漾,微风拂面中送来淡淡的花香,河边亭中的美人靠上,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俊美男人慵懒的侧卧着,闭目小憩,清风拂过,一缕发丝调皮的在鬓边飞舞,望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风景,如果是少女的话,需要再加上怦然心动这一条。

    钱思抱着琴走进花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本来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来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惊喜。

    钱思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襟,环顾一下四周,很好,正值中午,众人都在午休,并没什么人。

    圣雪庙每个月都会有一场诗会,因为时不时有令人惊艳的诗词从这里传出去,时间久了,倒也引

    起了皇上的关注。

    于是,这里的诗会更加热闹起来,毕竟在科考之前就能先让皇上注意到,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情。

    大叶朝的学子们有才华,皇上自然高兴,于是,当年三元及第的莫大人偶尔会被派来对学子们指点一二。

    而作为当朝大部分学子的学习目标,众人对皇上此举高呼“英明”,众位学子也踊跃表现,要知道,莫大人不到而立之年,就身居礼部侍郎之位,入内阁是迟早的事,要是能入了莫大人的眼,认在门下做学生,那可是前途不可估量。

    不得不说,除了学子们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很高兴。全京城谁不知道礼部侍郎莫大人年轻俊美,而且这么些年只有孟夫人一个正妻,通房小妾都没有一个。前两个月又传出孟夫人又有了身孕,这对于一些富商家的女儿或者小官家的庶女来说,可是大好的时机,若是平常,她们无论如何都接触不到这样的大人物。

    莫大人这样重情端方,对于她们来说,若能进了莫府,即使是做妾也比所谓的门当户对要好很多。

    至于那孟夫人,虽然善妒,可她此时怀着身孕又不能伺候大人,而且她也都快三十岁了,也该知足了。若不是莫大人这样重情,就以她善妒的程度,休了她都不为过。

    十几岁的少女们总是天真,当她们心底有了**的时候,不管合不合理,总是幻想自己会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当然,在这个规矩森严的世界,很多人也只是想想而已,付诸行动的人不算多。但总有胆子特别大的,说好听点是有勇气,说难听点,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钱思就是其中一个,一开始,只是因为好奇和朋友们躲在树后面偷偷瞄了几眼,后来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那样的眉眼,那样的气质,是她见过的男子所不能比较的。

    母亲给她说过几次亲,但是有莫大人在前面比着,什么人都入不了她的眼。日思夜想,她终于不打算委屈自己,去跟父亲坦白,父亲先是一惊,然后一喜,如果她能入莫家,对钱家来说,也是极好的。

    她的父亲在老家的时候是富甲一方,但是到了京城却什么都不是,妻不敢想,做妾应该能够得上……

    有了父亲的支持,钱思开始付诸行动,还好父亲喜欢附庸风雅,她从小也学了不少东西,她相信,以她的年轻美貌再加上才华,一定能虏获莫大人的心,到时候,莫大人会护着她宠着她,而且,以京城对莫家的关注程度,自己若能入莫府定然会热闹一番,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孟夫人也不可能太过分来毁她自己的名声。

    钱思想了很多很多,想来想去,觉得年轻美貌的自己不可能输给人老珠黄还善妒的孟夫人,现在,只缺一个机会,只要有机会,她的未来可是相当美好的。

    多方打探,她终于打听清楚,莫大人很喜欢这偏僻花园里的凉亭,好像每次诗会午休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小坐片刻。

    等了几次,终于让她等到了机会!

    深吸一口气,钱思装作有心事没有注意到亭子里有人的样子,低着头缓步上前,直到上完台阶才看到眼前的男子,顿时惊呼一声。

    莫少恒眼睑颤了颤,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对面传来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语气悠哉:“好假!”

    钱思一愣,这才发现对面的美人靠上躺着一个梳着总角的八/九岁的男孩,穿着一身缥色的衣袍,长相与莫大人有七八分相像,很容易想到他是谁。

    此时男孩笑眯眯的看着她道,“姐姐,你装的太假了。”

    钱思脸色一僵,下意识的看了看躺在旁边还未醒来的莫大人,一副不跟小孩子计较的模样,对着莫楚瀚福了福,声音甜美如出谷黄莺,“刚刚没注意到,钱思失礼了!”说罢匆匆离开。

    “行啦!已经走了!”瀚哥儿笑呵呵的朝着对面道。

    本来闭眼小憩的莫少恒睁开眼睛,感觉着夏日里难得的凉风习习,不太愿意起来,“这地方这么好睡觉,真是可惜……”

    瀚哥儿也有些不满,“谁让你招蜂引蝶的?!”

    莫少恒拿起一颗葡萄丢过去,笑骂,“臭小子!谁让你跟来的?!”

    瀚哥儿头上挨了一下,也不生气,伸手把掉在手边的葡萄拿起来塞进嘴里,笑嘻嘻的道,“我要是不来,谁保护您啊!流言蜚语传回去,难不成您又想睡书房?”

    莫少恒看着他那欠揍的模样,忍不住又扔了个葡萄过去。

    莫楚瀚照例接住,吃完之后又躺下来,惬意的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个好地方……

    刚刚有了些睡意,忽然听见旁边传来悠悠的琴声,莫少恒没动,莫楚瀚坐起来往对面的亭子望了一下,撇了撇嘴道,“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莫少恒继续躺着没动,莫楚瀚忽然坏坏的一笑,起身从石桌上拿了个大红苹果优哉游哉的朝着钱思所在的亭子走过去。

    钱思看见来人,动作一顿,瀚哥儿连忙做了个继续的手势,钱思有心炫耀,也就没有停下,对着瀚哥儿和善的笑了笑,就专注的弹了起来……

    瀚哥儿就坐在对面的美人靠上,做出一副欣赏琴音的模样。

    碧空,凉风,美人再加上优美的琴声,实在惬意,如果没有旁边咔嚓咔嚓咬着苹果的孩子的话……

    弹了一会儿,钱思额上不禁冒汗,不知是不是巧合,那每一声“咔嚓”都响在她曲子的节点之上,坚持了半刻钟,钱思的曲子已经很难连贯。

    对面的小孩儿扔掉苹果核,从美人靠上跳下来,背着手小大人般摇了摇头叹道,“行了,别弹了。”

    钱思脸色僵硬的看着对面孩子,皱起眉头,她多少猜到这孩子是来找茬的。但若她想进莫府,自然要跟大少爷打好关系,但被一个小毛孩子这样挤兑,又有些不甘心。

    “想不到少爷小小年纪,倒是博学多才,钱思哪里弹得不好,可否指点一二?”

    莫楚瀚笑呵呵的道,“这个我指点不了。”

    钱思正有些得意,就听莫楚瀚继续道,“我家丫头弹的都比你强,她那个我还能勉强指点指点,你这个,从头到尾都不行,你还是再多练练吧,下次小爷再指点你。”

    钱思的脸色通红,看着莫楚瀚有些生气,莫楚瀚却道,“幸亏我爹睡着了,不然以后定然再也不来这园子了……我爹最讨厌人家乱弹琴了,我家那几个丫头刚学琴那会儿,我爹都不去我哪屋子,后来勉强能入耳了……嗯……就是比你现在弹的还好听些吧,我爹才偶尔去我院子里考问我功课,不过见着那几个丫头就绕道。”

    说完也不管钱思五彩缤纷的脸色,背着手优哉游哉的离开了。

    钱思咬着牙,看着小屁孩的背影,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到底不敢冒险。

    莫楚瀚看着钱思抱着琴匆匆离开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重新躺了下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影西斜,两人收拾了一番,莫楚瀚安静的坐在他爹身后听着一众学子吟诗作赋了一下午,终于结束了往家赶。

    马车上,莫楚瀚笑呵呵的道,“爹,我的两篇文章还没写。”

    莫少恒瞪了他一眼,“早干什么去了?!昨天不是就应该写完么?不行,今天必须写完,今晚不写完不准睡觉!”

    “爹,今天那位钱小姐的琴弹的不错呢。”莫楚瀚继续笑呵呵。

    莫少恒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个爆栗,“你小子是在威胁我么?”

    莫楚瀚还是笑呵呵,“那身衣裳也挺好看的。”

    莫少恒一脚踹过去,“不行,给我写完再睡!”

    莫楚瀚摸摸鼻子,没再说话。

    很快就到了莫府,一进如意院,一个三四岁的小奶娃就蹒跚着迎了出来,看到两人高兴的叫道,“爹爹!大哥!”

    “哎!乖女儿,今天乖不乖啊!”莫少恒一把将女儿抱起,在她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小奶娃点点头,奶声奶气的道,“乖呢,锦儿很乖!没有给娘添麻烦。”

    “是么?”莫少恒又亲了女儿一口,问道,“你娘呢?”

    “干嘛呢?半天不进来?”孟意已经挺着肚子出现在门口,见到莫少恒嗔道,“外面那么热,小心姐儿中暑。”

    莫少恒急忙放下锦姐儿,上前将人扶住,“你出来干什么?我们马上就要进去了。今天吃什么了?胃还难不难受……”

    锦姐儿望着消失在门口的爹娘,扭头看向莫楚瀚,有些委屈的道,“大哥,爹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自从娘肚子里有了小弟弟之后,爹爹就不总抱她了呢。

    莫楚瀚弯腰摸了摸锦姐儿的小脑袋,笑嘻嘻的道,“不会啊,锦儿如果会弹琴的话,爹爹就会喜欢你的。”

    “会弹琴?”锦儿疑惑的看向莫楚瀚。

    莫楚瀚点点头道,“还要穿绿色的裙子。”

    “真的吗?”

    “真的。”莫楚瀚无比认真的点点头,“今天中午,有一个穿着绿衣服,会弹琴的姐姐,爹爹很喜欢呢。”

    “真的吗?”锦儿开心的道,“我知道了!我去跟娘说,我要学弹琴!还要绿衣服!”

    吃过晚饭,莫楚瀚笑眯眯的看着锦儿跟她娘进了正房,优哉游哉的去了书房,铺纸,研磨……

    不久,正房那边传来哐当一声巨响,再一会儿,莫少恒苦兮兮的抱着被子进了书房。

    “臭小子!敢胡说!?”莫少恒把被子往床上一扔,立刻就撸了袖子要来收拾儿子,“老子哪里有喜欢弹琴的姑娘!”

    莫楚瀚一副茫然的样子,“什么弹琴的姑娘?!”

    莫少恒倒是有一瞬间不确定了,这一晚,这小子就没离了他的视线,根本就没有机会编排他啊……难道是妻子在他身边放了眼线?

    嗯,这个可能也比较大。意儿的话,就算了,孕妇嘛,无理取闹就无理取闹吧。

    莫少恒冷哼一声,铺开被子倒头就睡。

    莫楚瀚嘴角微微勾起,然后把灯拨得亮了些……

    莫少恒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找儿子撒气,“灯那么亮干什么?”

    莫楚瀚无辜的道,“大姑说灯暗了坏眼睛……”

    “睡觉睡觉!”莫少恒没好气的道,“明天再写!”

    “哦……”莫楚瀚慢吞吞的收拾着桌子,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明天嘛,明天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秦姨娘的番外,想了很久,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写了一下她的现状,字数不太多,就放在作者有话说里免费给大家看吧。

    ——————————————————分割线——————————————————————

    番外之秦姨娘:

    “真是个贱/人!”

    “不要脸……”

    “伤风败俗啊……”

    “我齐家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

    “打四十大板逐出门去!”

    “……”

    不要,不要……衣服……我的衣服呢?!秦溪猛然惊醒!

    头顶是光秃秃的木梁,耳旁是打雷般的呼噜声,秦溪终于有些清醒,又是那个噩梦……

    虽然知道只是个噩梦,秦溪还是不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有衣服……

    秦溪松了口气,才发现自己的浑身都湿透了,扭头看向窗外,天已经蒙蒙亮,

    秦溪轻手轻脚的起来,去了灶房利落的生了火,往锅里舀了水,倒上米,把昨天剩的窝窝蒸上锅,开始打扫院子。

    等把整个院子,连同鸡窝都打扫完,秦溪已经出了一身薄汗,在灶房边的小凳子上坐下来,打算休息一下。

    正房的们忽然吱呀一声打开,秦溪猛的站起身来,但还是没躲得过老太太的利眼,“哟!大小姐,又累啦?!”

    秦溪没说话,急忙转身进了灶房,开始烧火。

    可是那刻薄的声音还是如影随形,“丫鬟的身子装什么小姐的命,什么都不会还不知道勤快点,是要我老太婆伺候你么……哎哟!你这鸡窝是打扫过么?!一会儿吃了饭重新扫!……真是做得什么孽哟,娶了这么个祖宗……”

    秦溪咬着唇,压抑着心中的怒气,最终还是没忍住,狠狠的摔了笼屉,发出一声巨响。

    “干什么呢,拆房子呢?!”随着叫骂,老太太冲进了厨房,就看到笼屉歪在一旁,两个窝窝头滚在了灶台上。

    “你个讨债的东西!”老太太一看到厨房中的情景,捡起手边的笤帚劈头盖脸的打上来,“让你干个活就要命一样,蒸个饭都要撒一半!”

    秦溪抱着头拼命的忍耐着,因为如果不忍耐,她要承受更加厉害的拳头。

    “娘!”大壮进了门,秦溪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周身的疼痛终于消失。

    “娘,行了,别打了。”大壮拉住他娘,道,“不就是两个窝窝头么,让她吃了就是,糟蹋不了。”

    “一会儿捡起来,那两个就是你今天的饭食!”老太太恶狠狠的扔下这一句,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大壮,秦溪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身体无意识的抖成一团,大壮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不忤逆娘,我不会打你的。”说到这里,粗声粗气的道,“你既然嫁给了我,家里的活就好好的学着!别再想些有的没的!”说罢捡起灶台上的两个窝窝头塞进了怀里,又重新从笼屉里捡了两个新的塞给秦溪,“别让娘知道了!”

    秦溪看着手中的两个窝窝头有些木然……

    她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vip电影 www.1129zg.com  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