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都市小说 > 狱仙狱死 > 第400章 无穷无尽!(完结)
    “找死!”田一寒脸色一冷。

    话音一落,谷风只感到原本仅来自于上方的压迫力变成了来自于四面八方,就像是傍晚时刻的涨潮一样,淹没了海滩,又像是大海之中汹涌的惊涛,卷起了他这一叶扁舟。

    鲜血微微地从他的皮肤之中渗出,谷风整个人显得血腥可怖。

    “哈哈,输的滋味好受吗?”田一寒大笑道。

    “哼哼,很遗憾输的人应该是你。”谷风忽然嘴角翘起。

    田一寒的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以此同时,一道锥心的剧痛逆袭而至。

    “怎么会?”

    看了看身下,只见他的胸膛处正插着一根漆黑的枪头,谷风心中一动,枪头就从中旋转而出,重新化成雷云出现在他的手中,就在进来会见对方之时,他预先留了一手准备,让雷云暗暗埋伏起来等待机会。

    田一寒脸色苍白地跌倒在地,缭绕在谷风周遭的空间压迫力也在同时消失。

    “一寒,虽然你遭到了那莫伊的操纵对我出手,但我不会让你死的。”

    谷风迅速来到对方面前,然后取出一颗治疗内伤的灵丹让他服下,虽然并不能让他的伤势立刻就好,但至少不会因此而丢掉性命,而且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对方,而是那个罪孽累累的莫伊。

    “清儿、傲雪!”

    就在他站起来正想要查探一下是否有两人的气息时,他们突然出现在田一寒的身旁。

    虽然依然昏迷的模样,但看样子应该平安无事,谷风才松了口气,暂且先将二女以及田一寒收入虚空之中,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见那个莫伊,从这精心雕琢的房间来看,想必是他的卧室了。

    “风大哥,你在哪!”

    突然间,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回荡在谷风的耳边。

    他猛地转过头看去,发现风筝在远远的廊道外面东张西望。

    说时迟,那时快,整座神殿突然晃动起来,吱呀的声音响彻在谷风耳边,四周的墙壁都呈现出蜘蛛网纹的龟裂,谷风条件反射地向前一跃,躲过了突然倒塌下来的横梁,再看向风筝的方向,心中暗叫不好。

    “风筝,小心上方!”

    谷风一边这么说,一边努力地朝着对方跑去。

    由于距离太远,而且耳边又有轰隆声在持续不停地骚扰,风筝并没有听见谷风的嗓音!

    “糟了!”眼看着上方墙壁悬崖着的吊灯即将掉落,谷风不禁脸色一白。

    “砰!”仿佛玻璃破碎之声,清脆的一响回荡在谷风的耳边,由高亮的金属炕锐石精炼制造出来的吊灯被一道突然射来的火红色光线击得粉碎,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他不禁愣了一下。

    “笨蛋,你想死在谷风面前吗!”凝大声道。

    “谷大哥就在附近?哪里?凝姐姐快告诉我!”风筝忙道。

    就在这时候,谷风已经跑到了两人的近处,“风筝,我在这里。”

    风筝猛地转头看去,当看到谷风的那一刻,她的脸上浮现出庆幸之色。

    谷风忍不住道:“你这叫什么意思?摆出这种脸色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谷大哥,抱歉。”风筝歉意道。

    “如今先逃出这里,那莫伊的陷阱可是要置你们于死地的。”凝淡淡道。

    谷风心中一动,风筝不禁问道:“可是我们要怎么逃,四周都因为倒塌而封闭了,如果随便施以攻击的话,一定会让整座神殿掉到地面的,那股可怕的冲击力我们根本承受不住。”

    “风筝你放心,腾腾他就在外面,只要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破开一条道路就没问题了。”谷风忙道。

    “可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座神殿通体是由一种名唤‘震颤岩’来建造的,虽然这种十分古老的材质本身来说并不坚硬,但是配合专门的禁制,却能够通过不断地震颤卸去外力来保护自身,一时三刻根本不能破开的……”风筝脸上不无担忧之色,“就算真的强行破除禁制与震颤岩,恐怕也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

    “神殿为什么会这样!?”尖脸男子喃喃自语。

    “这还用说,当然是那莫伊利用你们来拖延时间,摆下陷阱杀害我的兄弟!”

    面对腾青一字一顿地话语,包括尖脸男子在内,一干地仙的脑袋都乱糟糟的,嘴上呢喃着不可能。

    “你胡说,师尊是不会这样对我们的!”

    “不会?那为什么打到现在,依然不见你的师尊出来营救你们啊。”腾青反问道。

    此言一出,顿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白发少女呢喃道:“难道师尊他真的抛弃了我们?”

    ……

    天仙镇东郊,太平山脉。

    这座山脉也是雏凤省与禁言省的交界。

    由于山脉长久以来都妖兽众多,直接导致两省多年以来交流极少,形成两个极端文化的差异,稍微改变这种状况的还是三年前南北之战中,由于西域、雏凤省、禁言省三方联合,才扭转南强北弱的形势。

    “煌白啊煌白,你这么多年来的心血,付之东流了吧!”

    “从今天开始,世界都将被本座踩在脚下,就由摧毁了本座的禁言省开始!哈哈……”

    “一个劲地在那里傻笑什么。”忽然,一道揶揄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莫伊猛地转过身,不禁眉头一皱。

    苏银冷冷地看着他,又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神殿,面无表情。

    “就算让你凭借手中的太古血脉找到了我又如何,如今我体内的力量源源不绝,那煌白所寄托的希望又被我狠狠粉碎,谁也不可能阻止得了我!”莫伊咧嘴一笑。

    “是吗?”苏银举起手中的长剑。

    淡淡的月光映照在乳白色的剑身上泛起一阵银光。

    一股像是闪电一样的激痛迅速在莫伊身上游走起来。

    “怎么会这样!?”莫伊脸色一变,“以我如今体内聚集的怨恨,理应感受不到疼痛才是!”

    “很遗憾,七横导天法术以三十六位元婴境强者联手发动,还有各方势力、无数地仙相助,我的记忆已经全部苏醒。”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莫伊,是时候让我回收掉你了。”

    “太古女神大人!”莫伊脸色一变。

    苏银一伸右手,剑尖直指莫伊,“你逃不掉了,莫伊。”

    “等等!”莫伊脸色阴沉,“为什么你要假扮太古女神大人!就算你是真的太古女神大人的转世,拥有其能力的万分之一,也不可能苏醒记忆,你的记忆应该在耗尽体内太古神力之时破碎了才是!”

    “当年,我得知了自己即将消逝在这个世上,为了能让人类继续繁荣,只好用最后的力量制造出煌白来,但又实在担心他会以独一无二的身体在只有女子的世界里为所欲为,故再造出一人,希望你们两人能够相互制衡,不曾想过一切都与所想的完全相反,造成了今日的祸端!”卿度度淡淡道。

    莫伊脸色苍白起来,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太古女神大人,你先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造成今日的局面的,虽然我和煌白的灵魂都是不死不灭,但是我们的肉身都会随时间而消逝,在经过了无数次灵魂转世之后,我的灵魂投胎到了这个叫莫伊的家伙身上,这家伙从出世开始,体内就充斥了无穷的怨恨,后来又受到禁言省的那些老怪物排斥,所以我也是受到这家伙影响的受害者啊,我是受他摆布的,您就饶了我吧!?”

    “休要胡说,一个人怎么可能一出世就孕育着怨恨,不用再狡辩了,冥黑。”苏银眯起眼睛,“就算是说到影响和摆布,也应该是你摆布了莫伊,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并非你。”

    莫伊缓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嘴上渐渐地泛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笑什么?!”苏银恼道。

    “你以为本座真的会跟你们求饶啊,蠢货!”莫伊哈哈大笑,“本座是看着你们自以为是的模样,就忍不住捉弄捉弄你们,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上当!什么太古女神,我根本毫不在乎!”

    话音一落,从他的身上冒出了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气泡,不一会儿气泡就遍布整个空间。

    苏银眉头一皱,“你想做什么?”

    “如何,感受到了吧。”莫伊嘴角一翘。

    “冥黑,你!”卿度度微怒地声音传来:“你竟然威胁我们!”

    莫伊大手一伸,一颗气泡就向着他漂浮过来,“知道这颗气泡代表什么吗?”

    “这颗气泡代表的是我夫人的怨恨之灵!那个女人整天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要不是碍于她的身份如果动手杀了她就会提前暴露本座的目的,本座早就杀了这个整天啰嗦的女人!”

    “冥黑!你想对你夫人的怨恨之灵做什么?她可是你的夫人!”卿度度忍不住道。

    莫伊冷哼一声,“岂止是我夫人的怨恨之灵,这里所有的怨恨之灵,我都会全部捏碎!”

    话音一落,他的手就抓向了气泡,“啪”的一声,气泡立刻破裂消失,紧接着,他又将附近的气泡吸来,接二连三地将它们一一粉碎,一直脸色平静的苏银听了心灵深处的卿度度解释后,不禁变了脸色。

    “灵魂之中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守望之灵,另一个是怨恨之灵,只有两者相互制衡,那灵魂才能一直寄存于**之中得以存活,缺少了其中一个,即便是怨恨之灵,灵魂也会因失去平衡,而从**分离!”

    “度度,没有办法阻止他吗?这样下去的话……”

    “这些气泡十分脆弱,如果贸然发起攻击的话,想必后果会更加严重!”

    见苏银脸色阴沉,莫伊哈哈一笑:“如何,不敢轻举妄动啊?这就对了,哈哈……”

    “你们看看我的身后!”

    “天际之外已经发光发亮,那可不是日出!”

    苏银定睛一看,果然看到莫伊身后的天际之外,隐约闪烁着光亮。

    “不好,那是从大家的**之中分离的灵魂,这样下去的话,不足半个时辰,他们都会被判断死亡,然后转世投胎!”卿度度着急的声音传来,“苏银,虽然托风筝的福,治好了很多损坏的灵魂,但是被这莫伊祸害的人还有很多,再放任不管的话,一定是风雨大陆的大灾难!”

    苏银又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咬了咬牙,尝试向莫伊发起攻击。

    谁知对方狡猾无比,却是控制着周遭的气泡形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让她下意识地收回了攻势。

    “不就是打碎它们吗,有多难的?凭借太古神女的力量,应该可以重新制造吧!哈哈……”

    苏银脸色铁青,就在这时候,远空中响起一阵响彻天地的龙吟。

    “啊,是腾腾来了!”

    “哼,碍事的来了,不过来再多,也不敢随便跟我动手。”

    莫伊嘴角一翘,可是接下来让他眉头大皱的是,谷风却是站在了银龙之上!

    “见到我没死就失望了?”谷风淡淡道。

    “为什么?你理应困在神殿之中……”

    “嘤!”一道尖锐刺鸣声让莫伊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心灵一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莫伊盯着从虚无神殿上方急速飞下的身影,巨大而又美丽的凤凰让月亮也为之失色。

    “冥黑,看来连风哥也知道真相了,你也是时候付出应有的代价了。”卿度度冷冷道。

    “本座需要付出的代价?”莫伊眯起眼睛,“好笑,那叫什么?”

    苏银淡淡道:“擅自破坏风雨大陆的和平,将生灵的幸福彻底粉碎,罔顾如此多生灵的性命,这其中的每一条,都足以让你付出灵魂不得超生,永远徘徊的后果,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要有所觉悟。”

    莫伊脸上阴晴不定,很快就咧嘴一笑,“没想到煌白那家伙,不仅把希望寄托在谷风你这小子上,而且还打造了这么一把专门克制我的刀,就是那把刀让你从神殿之中出来的吧,我真是小瞧他了。”

    谷风眯起眼睛说道:“紫焰鼬刀是煌白大师亲手炼制的超级法宝,当初的他听信了你存心悔改之言,没想到你却在背后对他下阴招,让他困在风雨大陆上的夹缝空间之中,几经辛苦他才向我们传达了消息,一定

    让风雨大陆恢复和平,为此必须要打倒你,让你接受自己所作所为带来的应有惩罚!”

    “说得倒是动听,不过这里又有谁敢与我动手?”

    莫伊一伸右手,附近的气泡就被他吸了过去,“不要!”卿度度忙道。

    “你以为只有你才能吸收人类的怨恨之灵?”

    声音虽淡,但响在莫伊的耳边仿佛晴天霹雳,因为他发觉四周的气泡突然不听他使唤,以极快的速度脱离他而去,最后全部聚集到漂浮在半空中的凤凰身旁,眨眼间,就被她全部吸收进去。

    “怎么会这样?!”莫伊满脸难以置信。

    “你以为只有你怨恨人类?”凝淡淡地说。

    莫伊脸色一变,“糟了,难道是……”

    “不错,我们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是你所操纵的生灵只有人类!不见有任何妖族,或是其他动物。”风筝朗声道:“再加上不久前在虚无神殿之上,谷大哥使用紫焰鼬刀破除禁制,正好触发了来自煌白大师的留言,告诉我们他曾经和你在禁言省的某个门派学习禁制之道,你擅自触动师门戒律,为了自己的研究不惜杀害同门师徒,导致被逐出师门!自此开始,你就彻底怨恨上人类,以莫伊的身体来做尽丧尽天良的事情!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算你有心让怨恨来强化自己,也不可能敌得过怨恨人类数以万年的凝姐姐!”

    凝沉默不语,谷风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

    莫伊恼怒道:“既然怨恨人类,那为何在这时又要帮助人类!”

    “我跟你可不一样。”凝淡淡道。

    “有何不同?你大可以过来本座这边,我们一同构建新的世界!”

    凝不屑道:“新的世界,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莫伊恨得牙痒痒,“好,你们要杀我是吧,尽管动手,就看你们敢不敢!”

    “有何不敢!?”风筝咬了咬牙,“就是因为你,才害得楠姐的弟弟还有谷大哥的爹爹……”

    “等等,风筝妹妹!”卿度度忙道。

    莫伊咧嘴一笑,“哼哼,发现了啊,你们果然不敢动手咧。”

    话音一落,从他的身体之中又飘出了如同夜空繁星一样的气泡。

    “如今的他身体之中聚集了极多的怨恨之灵,如果随便将他杀死的话……”

    “那就等同于把本座之中上亿的怨恨之灵全部毁掉,这样也在所不惜吗?哈哈……”

    莫伊狂笑不止,众人都脸色一变,“上亿?怎么会有这么多!!!”风筝惊呼一声。

    苏银叹了口气,“看来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在我们行动的时候,这家伙肯定让冷血他到处去宣扬属于他的正义,他的怨恨操纵并不是凭空而为的,这样下去的话,受害者只会越来越多……”

    “既然这样,那就要趁早而为了。”凝淡淡地说道。

    卿度度惊呼一声,“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在卿度度的话刚刚说出的同时,时间仿佛被静止了一样,众人都下意识地屏息,莫伊满脸恐慌起来,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支离破碎,最后全部形成层层气泡,没入了凝的凤凰之身里。

    “你身上的怨恨,我要了!”

    短短的一句话在谷风的耳边回荡了许久许久,凝的身体在一瞬间里超越了黑暗,仿佛明日提前升起一样,耀眼得让他下意识地掩住眼睛,不过很快就让他吃惊的一幕浮现,风筝和苏银已经不知去了何处。

    “难道是由于惊人的力量,导致刚才的空间在瞬间里分裂成了多个?”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凝着急的声音很快就传来:“怨恨的力量太过可怕,就算空间也无法承受,不断地发生断裂,这样下去的话,风雨大陆势必会变得千疮百孔,生灵之间相互隔绝!”

    “那我应该怎么做?”谷风忙问。

    凝严肃道:“拿起紫焰鼬刀杀了我!”

    谷风脸色微变,不假思索地拒绝:“不行。”

    “快点,没时间了!”凝急道。

    “凝,我知道你为了保护那些灵魂,选择牺牲了自己,对吗?”谷风眯起眼睛,“我明白,你在吸收莫伊的怨恨时,大可以牺牲掉多余的灵魂,让它们成为保护自己的利器,你大可以这样做,不是吗?”

    “不对!我是为了拥有超越莫伊的力量,才这样做,才不会为了保护什么灵魂!”凝冷冷道。

    谷风反问:“那你如今又为何让我拿起剑杀了你!你这不是前言不对后语吗!”

    凝一窒,恼怒道:“总而言之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不,如果需要杀了你,才让世界变成和平的话,我绝不会做这种事。”谷风摇了摇头,“其实,煌白大师的留言,还有其中一样你是不知道的,凭借这个,就算你没有吸收莫伊的怨恨,我也可以……”

    “等等,你想做什么!?”凝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谷风咧嘴一笑,伸出了手中的紫焰鼬刀,刀尖指向了自己。

    “你个傻瓜!就算你死了,也不能解决问题的!”凝脸色一变,“快点给我动啊,身体……”

    “因为你刚刚吸收了如此庞大的怨恨,身体疲惫得就连凤凰之身也维持不住了,不过这样正好。”谷风笑了笑,“这样一来,你就阻止不了我了,不知道身怀怨恨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呢。”

    话音一落,无数的气泡从凝的身体之中急速飞出,最后全部没入了紫焰鼬刀之中。

    “这把刀可是名副其实的妖刀呢。”谷风淡笑道。

    “不要!”凝浑身颤抖,睚眦欲裂。

    仿佛窗户纸被捅穿的声音响起,紫焰鼬刀刺穿了谷风的心脏。

    “刀就是我,我就是刀,想要怨恨全部消散,身怀怨恨的刀必须死,那我也……”

    ……

    “这里就是阴间吗?”

    感受到一股沉重,谷风的意识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柔和的声音响在谷风的耳边。

    “咦,你是……”谷风有些惊讶,此刻他身处一片浑浊的空间里,而站在眼前的却是一名羽扇纶巾的翩翩青年,“怎么,对我的天籁之音感到很惊讶,为我不是一个美人而感到很失望?”翩翩青年笑道。

    谷风心中一动,“你是煌白大师!”

    煌白点了点头,“嗯,我就是煌白。”

    “可是我……为何会在这里?”谷风皱了皱眉。

    “大家把你救了,不过由于有些事想要你帮忙,所以我才唤你的意识来此处。”煌白微笑道。

    谷风一怔,“救了?可是那种情况下我应该不可能获救才是……”

    “等你醒过来就明白了,不过在醒来之前,能麻烦你听一下我的话吗?”

    “唔……煌白大师,有话不妨直说。”

    煌白沉吟了一下,说道:“虽然冥黑他已经毁灭,但是风雨大陆上却是由于他的肆意妄为导致千疮百孔,所以我希望你醒来之后,能尽力用自身的力量,带领风雨大陆走向更好的未来。”

    谷风点了点头,“煌白大师,如今谷某有幸平安无事的话,那定然谨遵前辈吩咐。”

    “嗯,那我就放心了。”煌白微微一笑。

    “煌白大师,那你呢!”谷风刚询问出声,就发现周围的环境全都改变,两张清秀的脸映入了他的眼帘之中,在房间的门口处也站着一道心不在焉的身影,“风筝、晓彤,还有苏银!”

    “哼。”苏银白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风筝和晓彤二人噗哧一笑,谷风不禁哑然:“到底发生了何事?”

    “是凝用灵魂浮屠救了你!”傲雪从房间里走了进来,旁边的清儿也微笑地点头。

    “灵魂浮屠……原来如此!”谷风恍然大悟,“自从我用灵魂浮屠来救回了苏宇之后,它就一直被我放在纳宝囊里不曾挪动,既然知道灵魂浮屠的事情,那就是说凝她一直在我身边注视着我……?”

    傲雪淡淡道:“现在她们就在外面等你,还不快去。”

    谷风点了点头,忙冲了出去。

    这里是一处偏僻的庄园,虽然较为安静,但环境优美,别具一格。

    此刻,凝、苏银、卿度度三人聚集在一起,一副在商量着什么的模样。

    “你们在干什么?”谷风不禁问道。

    “这处庄园是借用人家的,我们商量着何时搬离这里。”苏银淡淡道,“反正你都醒来了,那……”

    谷风摸了摸鼻子,的确,这里依然是太平山脉,恐怕是大战过后不久。

    “苏银,这庄园明明是我们买下的……”卿度度小声道。

    “买下的?”谷风怔了一下,脸上浮现古怪之色。

    “是啊,买下又如何,喜欢就买下呗。”苏银一边说一边转头望向凝,“凝,你说是不是?”

    凝脸色淡然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决那冷血,救回煌白大师。”

    谷风心中一动,“等等,煌白大师他……”

    话还没说完,三人就飞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到底搞什么啊,我话还没说完呢。”谷风嘀咕道。

    -----------------------------------------------------------------------------------

    至此,此书已完,小风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具体发布新书时间未知,不过绝不会放弃。vip电影 www.1129zg.com  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