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玄幻小说 > 道境之主 > 第六十五章 露馅
    黑暗之中,刺客贴在黄沙之上,紧握手中的匕首,灰色的光芒在手中匕首上闪烁,可他不敢行动,这也太离谱了,睡好好的,这怎么就把屏障撤去了?还是说自己被发现了?可是刺客听着那黄沙上的呼吸声,意识到对方没有什么别的动静,一时间心头起了嘀咕,现在本应该是最好出手的时刻,可对方撤去屏障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故意为之的。刺客小心翼翼散去了匕首上的光芒,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最终还是收敛起现在动手的念头,安静得等待起来。

    贺成只是静静躺安神,不曾彻底睡去,虽说吃定了对方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动手,但是也要小心为上。心眼在解析着刺客的情况,一头棕色的短发,高高的眉骨,贺成控制着心眼搜寻那此刻身上的信物,人族,兽族,以及外来者,三类修道者,进入这道境所持有的信物身上不同的,譬如贺成手中持有的信物,便与太元司携带的金刚木不同,贺成手中所有,乃是一块青色的青川黛石,很快,心眼探查出来那人身上的信物,同样是金刚木。贺成心中思量,巫咒一脉,一向神秘而稀少,贺成在休与山求学的时候,所了解到的信息中包括巫咒师的,也不过是华夏曾经的南疆巫术,只可惜在前几十年的时间里,消亡在了内斗之中。

    刺客是修巫咒一脉的人,看模样应该是柱洲,翼洲,或是玄洲的人。既然是冲着自己二人来的,那倒也不必客气,只是如今情况不同,兽族接到了必杀令要斩杀华夏的人,贺成翻了个身,对准了刺客所在的方向,让那刺客吓了一跳,险些就又动用了巫咒的手段,好在看着反身的人影没有动静,刺客这才沉住了气。贺成翻身,是为了让心眼能够更加直接地探查这个刺客,他一边观察,一边在想,如何能够隐蔽住众多华夏人的身份?眼前的人,或许能提供一种可能性。

    夜幕迟迟不肯散去,黄沙之上再无动静,刺客心中忧虑,这道境虽大,但是拖的时间越长,那事情的变化就越是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大半夜的观察,他心头依旧笃定了,这两个青年应该是真的睡着了,他甚至开始大胆地朝着两人那边挪动,本就只隔了二三十米的距离,这么一挪动,对方若是警觉,必然会惊起的,但是二十米,十五米,十米,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那两个身影没有任何动静。

    刺客心头大喜,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看这样子,应该是这两人不小心触动了那屏障的开关,才一不留神,让屏障消失的。

    贺成的右手手掌贴合在沙粒之上,他也不敢随意动弹,心眼只能够看出来对方修行的路子,要是想进一步探查对方的实力等级,就要控制心眼进入更深层次的观察,也就是之前在岿巍道境之中,自己漂浮起来的那个状态,为了不打草惊蛇,贺成当然不敢那么做。

    刺客距离二人不过数米,依旧停下了摸索,他掏出一件宝贝来,放在黄沙之上,轻轻点击那宝贝,宝贝散发出了一股波动,扩散开后迅速反馈给刺客信息,周围没有法阵的存在,刺客大喜,眼前的两个青年,已经是触手可及,仿若羔羊,等待着他下手!

    贺成气府之中,气流早已经按捺不住,对方的实力高低,只需交手,就能够瞬间判断出来。眼看刺客收起了宝贝,又悄无声息地往这边挪出一点,贺成已经准备好等对方一走入五米之内,就立刻动手,就在这个时候,太元司突然坐了起来,贺成一直努力感知着那边刺客的动静,险些被太元司吓得动起来,那边的刺客更加慌恐,接连后退,他身形隐匿在暗中,又有法宝隐匿气息,自觉应该不会被发现,但是那个突然站起来的青年,不知为何,冲着他就走了过来!

    刺客心头惊诧,莫不是被发觉了,这是对方的陷阱?干脆用出龟息之术,只要不是上位修道者,如何能够找到他?他自觉世间不会有这么年轻的上位修道者。

    贺成也捏了把汗,他听得太元司嘟囔几句,还没听明白是什么,太元司就朝着那刺客的方向走过去了,他缓缓吸气,指缝之间,几乎就要有死气窜动,心眼却感知到那太元司站住了,就站在刺客隐匿处前方约莫半米的地方,太元司睡眼惺忪,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抬手往腰间一模,惊得刺客险些暴起,难不成真的暴露行踪了?

    可是太元司并不是要摸出什么宝贝来,太元司解开了裤腰带,掏出了某物,抖了抖,一股热意冲着那刺客劈头盖脸得浇了下去,原来是白日的时候喝水喝多了,半夜被尿意憋醒,尿着尿着,太元司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他打了个哆嗦,睁眼眼睛四下看看,却只见漫漫黄沙,摇摇头,继续忙活排水的工作。

    又过了会儿,一声爆喝从太元司面前传出来,吓得太元司一个颤栗,连忙抖了抖,往后面退去。

    刺客实在是忍无可忍,欺人太甚了!原本以为咬咬牙,也就能忍过去,谁知道这小子一直没完!

    太元司站定,意识到方才有人,连忙要唤出灵阵来,但是那刺客速度极快,在他身形显现的时候,已经暴起,手中短短的匕首,光华流转,明明四下皆是黑色,太元司却看见了一抹寒光,直奔自己而来。眼看那匕首就要刺到自己身上,太元司肩头忽而被人拉扯了一下,身形这才躲过那寒光的袭击。

    贺成左手拉住太元司的肩膀,右手排出去一掌,他没有学过什么功法,现在能够做的,仅仅是最粗糙简单的控制气流。

    刺客拉开了距离,打量着两人,通过刚才的反应,他察觉到后面那个从黄沙之上暴起的人,才更加难以对付,好在这两个青年的修为,似乎都不怎高。

    贺成掏出一袋石头,稍稍注入灵气,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贺成将石头丢出去,照亮了周围数十米的区域,双方互相打量,在太元司看来,对付始终包裹住一股雾气之中,贺成的心眼也不敢再深入解析,方才那一击,对方明显不是他们这一代人能够有的实力,应该是上一辈的修道者,那修为自然也远高于二人。

    刺客打量二人片刻,看着贺成的牛角,以及眉心的金色水滴印记,心头震惊,竟然是降临者!

    翼洲的工会虽多,工会之中的成员也广泛,但是从出现过与外来者作对的情况。刺客从进入工会的第一天起,学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认清楚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贺成淡然看着刺客:“是哪个工会的?”

    刺客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难怪对方撤去了屏障,这降临者的身份,在春秋道境之中,那是通吃一切啊!

    他颤抖说道:“我,我是夜枭工会的人。”

    “想刺杀我们?”贺成眸子微眯,似乎不满了起来。

    刺客慌忙解释并非如此,说自己也只是在一旁睡觉,并未发现二人,方才被太元司浇醒,这才突然暴起。

    “你是刺客,如何会没有探查到我们的存在?”贺成干脆朝着刺客走出去两步,刺客心头畏惧,不知如何作答。

    贺成又问:“可知我是谁?”

    刺客连忙摇头:“不,不清楚。”降临者数量足足有六千多,他本就不与降临者打交道,怎么可能知晓眼前的青年是谁,不过刺客心头也有了疑惑,这个人明显修为不高,降临者灵丹妙药一大堆,他甚至通过黑市,了解到降临者有一种丹药,能够让普通人直接走上横炼体的路子,强化突破,一步到位。若他正是降临者,又怎么会这般弱?刺客心中狐疑,目光再次落在贺成身上,来回打量。

    贺成拿出那一套二十七局的制服,套在了身上,不得不说,迦尔什纳当初给的这套衣服,用处真不小,刺客一见,连忙匍匐下去,心头却更加怀疑了,那戎洲二十七局之中,怎么会有这种修为的青年?他稍稍抬头:“敢问阁下,是二十七局哪个部门的啊?”

    贺成眯眼:“这也是你能问的?”

    刺客盯了片刻,笑了起来:“阁下可知,伪装成戎洲二十七局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吗?”他站起身来:“若是阁下说不出你在那戎洲二十七局之中的身份,我可就不客气了。”

    贺成不答,破绽还是露出了,果然,只有兽族那等一见到外来者就两腿发软的,才能轻松骗过去,遇上这等稍微动点脑袋的,就有露馅的可能性。

    刺客见贺成不说话,又冷笑一声:“就算你是降临者,就算你是戎洲二十七局的人,我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晓!”刺客意识到刚才太过慌张,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这是在道境之中,又不是在外面,道境之中,自己杀掉这两个青年,就算对方是戎洲二十七局的,又能如何?

    刺客身形一抖,贺成面色阴沉下来,看样子,还得找个戎洲二十七局的人,好好交流一下,才能够让后面的伪装更加值得信服。

    太元司抬手唤来灵召大阵,后脑八圈光环重叠,毕竟是近战灵召师,既然要打,那就要掌握主动:“蛇!”

    太元司身形闪烁,扑杀到刺客面前,但是一阵烟雾,这居然只是个的虚像!

    贺成的心心眼看得明明白白,方才那刺客一动,真身就已经往后面遁去,隐入了黑暗之中。太元司一击落空,正在环顾对方的声音,却听到贺成的话:“龟甲!”

    太元司连忙双臂护胸:“甲!”臂骨交叉,双臂之上浮现出龟甲纹路,一柄小刀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刺穿空气,刹那间撞上了那还未成型的甲,顷刻,“龟甲”被破,太元司爆退,可那柄刀如同跗骨之蛆,紧追不舍。

    贺成左手一抬,骤然间一捏,出现了一柄气剑,对准那柄匕首劈斩下去。如今四层气修为,加上前些时日里演化那高山的功夫,现在总算是能够凝聚出像样的剑了,只不过,依旧不够那刺客看,刺客甚至没有停顿,不等刺向太元司的那柄剑被彻底劈开,又是一柄剑冲着贺成飞过来了。

    “真是可笑,我是工会刺客首席,你们也挡得住?”那刺客飞身如狐,手中递出半尺软剑,直刺贺成而来。

    软剑刹那便至,贺成回转气剑想要抵御,可气剑立刻破碎了,刺客狂笑,软剑已经抵到贺成心口,再进一步,便能取下这诡异降临者的性命,可是就在这时,一方锈迹斑斑的铁简,从贺成右手之中刺了出去。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