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文学 > 修真小说 > 修仙尔亦 > 第二三四章 归元一品
    目前,结界之中是水木共生的,这样的结界是无法融入九转乾坤,得分解。

    如何分解,方尔亦不是很清楚,这就得需要毛刺的帮助。

    “这很简单的,你只需要在收摄炼化结界的时候,将属性分离便可。”

    毛刺很简单的就说出了解决的办法。

    还真是这样,这也是之前方尔亦从炼化各种属性的幻象中得到的启迪,只是他不敢确定而已。

    若是出了错,不但是结界会毁,他的九转乾坤会受损,修为也会倒退的!

    凭借着木源的生成,好不容易的突破了归元,修为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他可不想被打落下去!

    “现在去准备一下你的宝库吧。”

    毛刺欢喜的跳上方尔亦的肩头,蹦蹦跳跳着。

    “什么宝库?”

    方尔亦不解,哪来的什么宝库?

    “笨啊你,这可是纳须空间!”

    毛刺特鄙视方尔亦。

    方尔亦也反应过来了,他记得当年的老鬼,那是的老鬼也是有那么一个纳须世界的。

    他不想做出老鬼那样的宫殿,倒是想恢复那个瑶池的美景。

    招来水灵和木灵,问道:“这里可以重现瑶池美景吗?”

    木灵眨眨眼,道:“不是不行,那样的话,恐怕只能在水源那边了。”

    水灵回道:“是的,瑶池的一切,都是水灵,也是因为那是的瑶池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才不得不寄居木灵结界。”

    方尔亦点点头,“你去做吧。”

    扭头望向木灵,“你这样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给我留个地方便可。”

    方尔亦还是抱着希望的,叶明月、胡璃...这些人的将来,就能在这里生活。

    星域诞生还有很长的路,能有个地方供她们生活,其余的凶险,就没必要让她们去尝试......

    阳光普照,山巅大坑,污浊的的水底,方尔亦盘坐其中。

    虚无处,忽然一道水印遁来,一下子便射 入方尔亦体内。

    迷蒙的气团进入体内的瞬间,便被一分为二,一绿一蓝,分别在体内注入分属木源和水源之中。

    一时间,体内震荡,膨胀,光芒大盛!

    灵台的元婴,金色的躯体闪现着红色,绿色,蓝色和闪烁的电弧,证明此刻方尔亦已经成就了四种元素,差不多一半的九转乾坤已经达到。

    剩下的五种,却是还需要不少的时间去完成。

    霓裳被放入了木灵空间,她喜欢那种生机勃勃的环境,方尔亦也就随了她的意思。

    疾风也不需要再住在御兽牌里了,也给放入了木灵空间,如今召唤疾风更加方便,御兽牌的用处已经不大了。

    老鬼藏身的那朵彩莲,也被取出,在水灵空间开辟了一个空档存放。

    老鬼的敌人是谁?那已经不需要再说了,是很厉害的,一旦自己失手被擒,储物戒是很不安全的。

    至于毛刺嘛,那就随便它了。

    功法停转,方尔亦缓缓付出水面,缓步走上斜坡的深坑,衣衫顷刻间升腾雾气。

    若岚山巅,干爽的衣摆随风而动,群山树叶风中摇曳,沙沙作响,这一刻的宁静,着实让人可以忘记很多的烦恼......

    “我听过路柯宇叫你华越融,听了你们的对话,知道你是个炼器师,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能帮我炼制一些法宝呢?”

    方尔亦放出狼狈的华越融,淡淡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华越融也很识趣,很光棍道:“自然可以,没有任何问题。”

    方尔亦微微颔首,一指点在华越融的咽喉,令华越融张开了嘴,随即一枚丹药喂如华越融的口中,施法逼其服下,法力一催,丹药话语无形,注入华越融体内。

    “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华越融毕竟是老油条了,能想象得到方尔亦在做什么,但还是本能的发出惊恐的疑问。

    方尔亦淡淡一笑,道:“也没什么,就是给你个机会,十天之内,可以很高效的帮在下炼制法宝。”

    “十天?这...”

    华越融想拒绝,可想到体内不知何种的毒性,不敢说出反对的话,思索着说道:“不知不愿意,而是得看看具体的是什么,不然真的不敢保证。”

    方尔亦想想也对,便召出许久没用的逆鳞剑和剑阵的百把飞剑,“你看看,能不能有点变化和加强一下。”

    “这是蛟龙...角?犀...角?”

    华越融越看越是心惊,蛟啊,多久没见过了?

    方尔亦不知的是,三大神庭的确主导着星空,但妖族现在的妖族却是蛟啊,谁敢取下蛟角炼制法宝?这是把蛟族得罪到死啊!

    还有这犀角,犀族可是妖族那边的十大将之首啊,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大胆?

    妖族看着是被神庭打压的,但其实不然,魔庭,佛庭都在仰仗,可想而知妖族的实力多强。

    不能说因为妖族的强大,变没有了妖族被斩杀,否则的话,坊市何来的妖丹?

    可这是蛟啊,华越融只感到偷眼发花。

    真要是把这些个给加强了,或是变化了,哪怕只有一点,华越融的手法都会留在法宝上,到那时,他就没有了活路了。

    “你杀了我吧。”

    华越融也干脆,反正是死,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也免得将来落在妖族的手中受折磨。

    “为什么?”

    华越融知道妖族强大,但方尔亦不知道啊。

    “你的这个可是蛟角和犀角,这代表了什么还需要说吗?”

    华越融心如死灰,颓废道:“反正都是死,还不如现在干脆一些。”

    眨巴眨巴眼睛,方尔亦似乎想到了华越融话里的意思,试探道:“是因为妖族?”

    华越融苦笑:“不然还能是什么?若是别的,我还能炼制,这个...我宁可现在就死,哪怕毒发,肠穿肚烂,我也认了,总比落在妖族手中强万倍。”

    确定了,就是妖族。

    方尔亦也没强迫,收摄了逆鳞剑和飞剑,他也打定了注意,今后不用了。

    本来想要改换模样,就死因为还有个人见过他的逆鳞剑和飞剑,这对他是个威胁。

    “那你帮我炼制一个面具,能完美遮掩自身气息和面貌的面具,如何?”

    方尔亦退而求其次,没必要真的就这样弄死华越融,他还有用处的。

    “这里不行,最好还是换个地方。”

    华越融也爽快,但也提出了条件:“我如何相信你之后不会杀了我?”

    方尔亦坦然道:“很简单,百把飞剑不需要你全部炼制,你至少帮我炼制一把,只要你不出卖我,我便不会露出你的把柄,你想活着,我也不想求死。”

    这样倒是很像那么回事,这种剑阵,只有一把变换过,的确却没用,而这种事情,只要任何一人说出去,两个都活不了。

    相互制约,才是合作的基本原则......

    黑色的内甲,黑色的长衫,黑色的长枪,方尔亦从头到脚都是黑色。

    这是华越融耗时一个月炼制的法宝,当然,还有一把犀角飞剑,这是作为彼此制约的砝码。

    华越融并非无名之辈,相反在神庭的星域内,还是个名声较大的炼器大师。

    手法独特,一目了然。

    内甲是剩余的红魔蛛的蛛丝炼制,只不过被华越融染成了黑色,其防护效果根本不是当年的叶明光可比。

    长衫也具有很强的防御力,尽管远不如红魔蛛丝,但也可以媲美神庭黑甲的防御力。

    长枪是华越融选择的,剑走轻盈,枪出如龙,都讲究挑、刺。

    材料很多来自水琉月的储物戒中物,还有一些则是华越融的藏品。

    华越融不甘也无奈,得先活命啊。

    面具更是匠心独具,可以可以随心所变化模样,是一个最为有效躲避仇家的法宝。

    一一打下法印,施法炼化,方尔亦更加感到其法宝的魅力和威力,很是满意。

    按照二人的约定,方尔亦应该给华越融服下解毒丹,并放其离开。

    但方尔亦没有,完全不提,甚至只是解了毒之后,直接丢进了御兽牌中。

    看了看储物戒中可怜兮兮的几块灵晶,方尔亦微微一笑,走出炼宝的山洞,想着沙漠方向前进......

    洛霞星域,照月星,照月城。

    律渊祭拜了被女邪修还是的朋友,便来到了这里

    魔尊奉行只有一家人才能心到一处,所以开枝散叶。

    魔尊兄弟五人,姐妹三人,其下的二代,三代更是多不胜数,恐怕很多都不曾见过魔尊的面。

    律渊不过是魔尊众多子侄中的一个,享受不到更多的福利,也只能是在照月城得到一处房产。

    子侄太多,魔尊岂能个个都照顾到位?

    更何况,亲疏有别,魔尊要照顾,首先也应该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和孙子。

    律渊也不抱怨,他得到了房产,便独自在此,甚少返回家中。

    他这一辈中,兄弟姐妹数十,还有数百侄儿,各种的你争我夺,阴谋算计,他是真的厌倦了。

    也正是他没有这种勾心斗角的心思,家里也没有为他去和谁谁谁家联姻,放弃了培养他的心思,有让他自生自灭的趋势。

    本来嘛,魔庭要强大,靠的就是魔尊的族人强大,如律渊这样的,肯定是不受待见的。

    魔尊不在乎下面的争斗,反而是喜闻乐见,只有通过了这种争斗胜出的,才是魔尊需要的。vip电影 www.1129zg.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影购